花满楼,月下独酌,月下独酌其一

  • 时间:
  • 浏览:1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BY——调寄《临江仙》
  
  临某不是做作之人。
  
  心情烦闷之际,爱举酒一杯,手捧唐诗宋词。不说文雅,至少清闲。
  
  临某虽是女子,却不失豪情壮志。
  
  闲暇时光,热爱作诗作词。不说朗朗上口,但求舒适坦荡。
  
  楼下有一棵树。很多年了,饱经风霜,却依旧挺立。不是松树。
  
  松树四季常青,抵挡严寒酷暑,临某身心佩服赞爱。殊不知,楼下的无名小树也是如此。
  
  抵制不住好奇心,临某上网查了查,却无人知晓,说是杂交种。
  
  晚间抱着电脑、摇椅,丢下课本坐到院子里摇扇。曾被母亲说成不学无术,却也不能阻挡我的作风,不是我行我素,是我的风格,我的生活必要条件。
  
  有时候会不想回家,爷爷、奶奶,封建老旧的思想,父亲、母亲,把成绩看的比命都重要。
  
  养成了我总该在放学之后,捧着李白的赏月诗歌静静吟着。我认为,这就是生活。
  
  临某不求荣华富贵,但求清闲自在,舒适可居。
  
  花满楼,月下独酌。古人赏,今世无缘。
  
  BY:临江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