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指到南沱中学江校长的脸说“你龟儿勒个哈P”的时候,醴陵市渌江中学校长

  • 时间:
  • 浏览:11

  当我指到南沱中学江校长的脸说“你龟儿勒个哈P”的时候,
  
  时针刚好指到晚上10点半。
  
  这个时候天气有点热,远处有丁阿子在叫,学校刚好下自习伙食团也开饭了。这个时候14岁的我,没得哪个老师喜欢,没得哪个班里要我,没得哪个领导给我说句好话。这个时候我在嘞个学校读了11年的书,往返里程至少有十个八千里了。这个时候从我进入南沱中学以来的那11个年有,他一直在大班林的安乐窝里尸位素餐作威作福。这个时候他才知道他面对的是全球华语地区最具侮辱性和杀伤力的暴力语种的文化继承人,一个涪陵崽儿。
  
  这个时候他后悔已经晚了,他已经被当众拆穿了伪装指认出了真相,这让他非常尴尬,因为他的真实身份,就是一个龟儿哈P。
  
  当我说出这句大实话的时候,积怨已久的冲突已无法挽回的不可避免了,回顾过往,现实就像块坏死的心肌,一下子梗塞了所有鲜活的热血,令心脏冰冷,所有最珍贵和纯粹的愿望与付出,最后都成了贱相们可恣糟蹋的白食。
  
  其实南沱中学的无耻早已经到了不需要掩饰的境界了
  
  在我在南沱中学的这11个年头,不是被班主任拉去办公室就是糟嘞个龟儿P贱相拉去校长室,三天两头逼老子回去请家长,其实最终的目的就是希望我能自动退学,我不晓得我哪正惹了嘞个龟儿P贱相的,全校1000多人不找,偏偏专门找老子的麻烦,自从进入初中以后,基本没正二八经上到过几节课。其他时间不是在班主任办公室写检讨就是在校长办公室法立正跪板凳打耳扒子。面对一个14岁无知少年用嘞种法西斯教育方法,这真是荒谬无耻到极点的做法,最让我无法忍受的就是没事找事请我家长到学校批评我妈老汉,嘞有点让我的尊严受到了威胁,当我看到我妈被嘞龟儿哈P教训的时候,我都会用眼睛瞪到他龟儿心里在想,你龟儿没得几天活头了。
  
  就在那次那龟儿哈P教训了我妈之后没几天的一个晚上,那个时候时针刚好指到晚上10点半,嘞个龟儿哈P把劳资骂得眼睛水哗哗哗的流,骂得一点人格尊严都没得。这个龟儿所谓的江校长终于把老子引爆了。这个时候我发现我的手在发抖,这是我要变身成野兽撕人的征兆。很可惜,南沱中学的嘞个江校长太无知了,嘞个龟儿哈P哪里晓得,我不是天棒,更不是流氓,我只是一介布衣,布衣之怒,血溅五步。
  
  当那龟儿哈P用平常很熟练的手法给我一儿扒子打来的时候,我的眼睛直冒金星,火药浓度已经到了临爆点,我毫不犹豫就左手抓住了嘞龟儿那长长的毛,右手接到就是一定子,然后就是跳起一脚,结果嘞龟儿哈P就睡在了地上,我又接到冲过去骑在他龟儿的身上用定子在那龟儿头上不停的锤的时候,我看到他个龟儿居然用手一直把头抱着喊不打了不打了,嘞个时候我的体力已经消耗怠尽,就停了下来站起来,没想那龟儿舅子起来就逮我打,把我按在地上把头往墙上撞,当我的头被撞的发昏,还有一点知觉的时候,我用右手弯到左脚去把我的皮鞋脱了下来,斗用尽了一个即将要结束生命的人的所有力气用鞋跟掌他龟儿的脑壳,当他狗日垛的时候,我接到就是飞起一脚,把他狗日从1楼走廊蹬在了走廊下面的沟沟里。这个时候学校里好多学生都在看,围观的人都有上百人,也就在嘞个时候,就在嘞个时候嘞个龟儿哈P居然喊周围的围观的学生来打我,老子一听当场就炸了,很可惜,他哪里晓得,初中二年级的我早以是嘞快地皮的扛坝子,他哪里晓得他的嘞个安乐窝早已被我踩的发烫。想起这11年来所有受的他们的气,以及这次他们无故找理由教训我妈老汉的无耻行径,当场就跳起来指到江校长的脸说,你龟儿勒个哈P,老子在勒点11年了,你龟儿才来几天?你有啥子资格作威作福的?从嘞次以后,学校当时没有开除我,学校就变着方的报复折磨我,这可是一个要成为南沱名校的学校领导们的胸襟呀!
  
  从此以后,江校长已经气急败坏的在讲台上宣布我的罪状了,模样滑稽得像个小丑,已经被台下的学生们鄙视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