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姿式,很甜很撩的句子

  • 时间:
  • 浏览:4

  早上,站在公交车前,看到就在我们车的前面行走着一辆很破烂的、小小的四轮车,烂车厢乱乱地顺着几个锄头和铁锹,驾驶室(敞开的,可能不能称之为室)里坐着两个戴着安全帽的工人,后面的车厢里也坐两个民工,这些都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我要说的是后面车厢的那两个人。
  
  是一个男人和女人,大约有四十岁左右,男的穿着灰色的上衣,下装看不出是什么颜色,沾满了污迹。女的上身着一件泥巴色的外衣,下着黑色的裤子。车厢很小,那些带着泥巴的工具占去了一大半,剩下的位置就是他们的了。破旧的车厢随时都会散架似的,摇摇晃晃的,那男人就坐在铁皮车厢边上,屁股掉了一半在车外,脖子靠在半空中一根铁棒上,女人坐在车厢的厢板上,靠在男人的怀里,男人用两手环抱着女人,生怕女人不舒服,一会儿看看女人,一会儿调整下角度,女人将手垂着放在腿上,很享受地时而睁开眼睛,时而眯着眼。男人一直保持着那个姿式,我很担心那男人会从车上摔下来。女人也许把男人的怀抱当成了沙发,当成了软绵绵的床,当成了温暧的港弯...........
  
  我就那样注视着他们,我看到了,看到了,在他们周围,分明开满了美丽的朵,成群的蝴蝶在为他们跳舞,那里不是眼前陈旧的四轮车,也没有什么被太阳晒的幽黑的男人和女人,其实那是世上最美的画面,是一种爱的姿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