煞笔,骂人的脏话 秒杀对方

  • 时间:
  • 浏览:4

  最近的我比较平静,微观上讲应该是到达了生命某个无欲无求的阶段。宏观上可能是世界比较疯狂:种种悲剧戏剧性的上演着不肯落幕,触动着各界围观群众放贱与犯罪心理。从而凸现出了人性本质,让我更容易看清国民素质的起伏趋势,发现自己与世界格格不入,故避而远之,以一个观棋者得身份静待其变。
  
  看到日本地震和震后谣言,为自己天天吃泡面而沾沾自喜:当全国食盐涨价我暗自庆幸可以肆无忌惮的从作料包中吸收大量盐分却不须多出半毛钱…
  
  听到朋友如同翘课般的节奏辞职,我为自己“并不准备就业”的扭曲心态感到自豪。
  
  想到“双汇”添加瘦肉精,索性想到要“趁火打劫”:像我这种连地沟油、三氯氰胺等都敢放心食用的人,区区瘦肉精能奈我何。正如从犯所讲“我们要相信自己的身体”。
  
  听说战争死了40多人,他们怎么那么傻,还是没训练统一的投降姿势?还是为了体现自己好斗的勇士精神?不要拿爱国精神说事,真正的爱国精神还没被点燃。
  
  看看那些PS高手组装的对日地震幸灾乐祸图,照片的像素那么高应该是用sony拍的吧。这里借用村上春树的一段话:“虽然我是战后出生,没有直接的战争责任,但是有作为承袭之人的责任。”怎么我国还有那么多的原教旨主义?
  
  为了不暴露出自己的浅薄,我想我还是被宏观的平静吧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