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懂無痕,踏天无痕

  • 时间:
  • 浏览:7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無痕,也许是岁月的流逝,也许是落叶的归根,或是纤动的发丝,飘扬起逸。
  
  曾几何时只叹息时光走得太突然,或是离别后等团圆的太久。想留住那不堪回首的往事,却发觉那是如空气般看不到也抓不到;想劝住那渐伤心泪的人,却发觉自已也如同她一样,劝不住。
  
  若,残霞能让人牵挂,则消失的班驳雲迹也让人念到,思到……
  
  若,落红能让人悼歌,则无情的枯萎红叶也让人惜到,怜到……
  
  残霞牵挂也好,落红悼歌也罢,无情的水流淌划过,或也只是落下了个無痕。
  
  也许会如晏殊那样忧伤岁月已过的诗人叹息哀唱:“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相径獨徘徊”来悼念时光如白驹过隙逝去之快;也许会如李清照那样回忆枕边甜蜜的诗人哭着吟:“物是人非是是休,欲语泪先流”来哭诉那温馨日子不再来。
  
  也许能感觉没有晏殊心中忧伤情怀;也许能察觉没有李清照满怀忧愁;也许才知“無痕”只是一个单一,简单已起人注意的名词了;也许,也许有太多“也许”,“也许”太多,借口也越多,靠着那能遮住脸的面纱也亦会撕破。
  
  叹,是否只知道回首?
  
  哀,是否只说放不下?
  
  惜,是否只懂得怜爱?
  
  如天有情,地有义,那也就能说:“少年不知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那么
  
  少,绽放光彩也会消逝。
  
  愁,凄婉笛声也会停止。
  
  赋,吟着悲伤也会淡去。
  
  看着死寂的空气如同人被摧残的苍白,可能会流下那几滴深情的眼泪,却不曾会记在心里,想在脑里。清寒的空气也似被忽略,当看到無痕,可会唱下:“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的凄惨诗句?
  
  夕阳渐好,也渐散,渐暗;黄昏渐暗,也渐近,渐黑。感受古老的夸父在逐日那坚定的信念,可曾想到“信念在作祟”?
  
  無痕或许不存在,或许如水能变形……
  
  可是流下泪珠后还会叹,哀,惜吗?也许该问:“谁懂無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