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烟花燃放的瞬间,观生望死,燃放烟花

  • 时间:
  • 浏览:15

  暗夜里烟绽放,将黑暗染成一片绚烂,而后又如暮春的花朵般无言的凋零萎谢,华美璀璨的光折射于我的双眸,如云烟般轻轻掠过,又似春梦秋云般散落无影,拾掇不起。永恒的永远是长天冷月,不变的是繁华落尽的寂寥,永恒的永远是岁月悠悠,不变的是黑暗里我瞬间闪动的思绪,于是在这个烟花此起彼伏的夜里,我仰视着天空中不断闪现的明亮,思绪飞驰,思绪的零零散散和未来影影绰绰的遥不可及都如烟花般散落开来。
  
  绚烂的烟花如一场心灵的空洞,它用极其短暂的明亮打破夜的黑暗,又在刹那间恢复夜的沉寂,这一闪而过的明媚在天空残留下迷梦般的痕迹,显得虚幻而空幽,夜的黑映出夜的寂,仿佛这烟花从未出现过、、、就像这尘世中纷纷扰扰的人之生死,于岁月、于时间来说不过是一场陨灭的过程。一切都只是瞬间的事情,瞬间生,瞬间逝去,瞬间投入下一个轮回之中,短暂轻零的在百年之后便不会让人记起些什么。
  
  不知怎的,突然间想到另一个有着烟花短暂的小生命----蜉蝣。“蜉蝣者,水虫也,状似蚕蛾,朝生暮死。”是李时珍《本草纲目》里的定义。蜉蝣的幼虫在水中孵化生活一年只三年之久始达成熟,经过两次的蜕变才可以展翅高飞,在短短3个小时内它不饮不食完成一生的任务:飞行、恋爱、交尾、产卵。而后就疲惫的停下来,静待死亡、、、苏东坡感言:“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在哀叹蜉蝣的短暂之余也哀憾人生之须臾,真的,我们又何尝不是造物主指间的一只小虫呢?苦苦熬度的百年光阴,与时间的永恒里只是弹指一挥间。
  
  人的生与死逝在时间的长河里留不下丝毫的痕迹,也丝毫改变不了时间的轨迹,长江在,赤壁在,那些曾经叱咤风云的英雄人物都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那些曾经以为改变了的事和物,改变的不过只是当时当事,曾经以为尽在掌控的一切,在光阴里也只是纤芥微尘。生与逝,最终只是形骸的拥有和失去,生与死的过程亦如烟花和蜉蝣般短暂,一生失意又怎样?一世得意又如何?都逃不过终点死刑的宣判。
  
  想来这些都是人类的悲哀,如同这春节,是一年劳碌的结束,也是又一年劳碌的开始,让我不明白的是我们为什么要去庆祝,祝与不祝,乐于不乐一样是日出日落,一样不会因我们的庆祝和快乐而停留须臾片刻,我们只是要像蜉蝣或烟花那样完成这一场陨灭的过程,这是生活的轨迹而已,一路走去,一路老去、、、
  
  我自知愚钝痴缠,难得恍悟世道,也许会终生迷痴蒙昧,当日,佛在菩提树下入道,想要引渡众生到能获得永恒平静的空间去,若他日,我看待自身若看待蜉蝣和烟花般清醒时,也许就会离那种白莲遍地的平静不远了,而今日的我却望着绽放的烟花,在生与死间思绪飞扬,终是不能以放荡旷达的心态游历此生。
  
  此一刻,烟花灼照了我的眼睛,我不躲不避,眼神与它赤裸对视,在烟花绽放的时间里观生望死,任自我放逐天际,也许此种个另的思绪,连孤独和思想都是一种羁绊和不自由、、、、
  
  不死草QQ:337948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