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恨倾城,很倾城小说

  • 时间:
  • 浏览:5

  在拥挤的人潮间,谁点亮了那一抹明亮,却又残忍地将它熄灭。如果早知结局,我们还会不会勇敢走下去?——题记
  
  乞巧节。
  
  昔珏的衣裙蹁跹,眉目间有着淡淡的忧愁,莲足轻移间,带着倾国倾城的风姿。
  
  她蹙起眉头,今年的繁,似乎开得……特别早,那妖娆的颜色,仿佛要将人淹没其间,仿佛是在做最后的告别。
  
  那么她呢?
  
  ——在繁花落尽后,穿着喜服,坐上花轿,去往那人的身边,而那人,会是她最后的归宿。会不会、情况有所不同?
  
  她自嘲的笑了笑,她只不过是戴着枷锁,从一个坟墓,踏进另一个坟墓。
  
  青墨坐在窗前,对着镜子做最后的准备。一笔笔浓烈的色彩,慢慢染上他脸上的每一寸肌肤。
  
  他抬头,望着明月。
  
  记忆瞬间穿梭到那个夜晚,年幼的他牵着父亲的手,等着他的母亲,那个艳绝京城的女子出现。
  
  他们站在梨花树下等了好久好久,始终等不到她出现。出身戏子的父亲就傻傻地等着,花开又谢去。在交替的季节,父亲似乎老得特别快,一瞬间清亮的眸子蒙上厚厚的灰尘。他知道,她的娘,不会再来了……
  
  父亲将他托付给戏班,然后,他随着戏班走了,成了最红的戏子,而长大后的他与他父亲容貌相似,他唱青衣,亦只唱青衣。
  
  “青墨,该上场了。”戏班里的师兄唤着。
  
  青墨瞬间清醒,眸子恢复了一贯的锐利,“来了。”
  
  他披上戏服,踏上戏台,锐利的眸子盯着前排身着华服的夫人,满满的恨意,似要将那人淹没。
  
  妇人愣愣地看着台上的青墨,失去了心魄,脂粉盖不住双颊失去的血色,嘴唇颤抖着,“阿默,阿默……”
  
  “母亲,你怎么了?”慢慢走回座位的昔珏发现母亲的异常。
  
  “没……没事。”妇人支支吾吾地掩饰自己的失态,双目却始终未离开青墨。
  
  昔珏直觉看着台上的戏子,唇角微翘的青衣,噙着一抹罂粟般妖艳的笑容,宛若致命的毒药,却异常甜美……
  
  青墨漂亮的旋转,清脆宛转的唱腔,吸引着一个人缓缓迷失其中,陷入一场……命运的复仇!
  
  “喂!”曲终人散,昔珏缓步走到青墨面前,“你认识我娘?”
  
  “何止认识?”青墨的嘴角带着嘲讽的笑容,他精致的面容向昔珏的脸庞靠近,“记住,总有一天,我会成为命运的刽子手。”
  
  青墨宛若一个令人窒息的妖精,昔珏失神地望着他的脸,却瞬间满脸苍白,“你会是谁的刽子手?”
  
  “你没资格知道。”青墨如高高在上的帝王,瞅着昔珏,看到她苍白的脸,心里的一块疙瘩瞬间揪起,“你走吧。”青墨冷漠的转身,长发飞扬……
  
  昔珏叹息,“怎么那么好看呐,却怎么那么残忍……”她心里涌上一丝心疼。
  
  她没有回房间,只是停驻在花间,怔怔的看着。
  
  “珏儿,不冷吗?”妇人走过,柔声询问。
  
  “不,娘。您还是早些回房去吧,小心着凉。”
  
  “你也是啊,都快要出嫁的人了,要更稳重些。”妇人语重心长。
  
  “知道了,娘。”昔珏敛眉,让人看不清她的情绪。
  
  青墨站在窗前,望着这一幕,脸上的寒意更深,他攥紧拳头,指甲嵌入掌心,浑然不觉。总有一天,他也会得到那些,然后狠狠地把它踩在脚下……
  
  昔珏转身,欲回房,眼角不小心瞥见青墨站在窗前,一脸的若有所思,她探究地看着。
  
  青墨自小便是敏感的人,他很快回神,看见花间的昔珏,小脸上是简单的纯真,心里冰山的一角似乎开始崩塌,融化……
  
  昔珏一愣,他似乎发现她了,她向他粲然一笑,青墨一瞬间恍神。
  
  他不知怎的,向昔珏回了一个笑容,足以颠倒众生……
  
  而昔珏,如他所愿,沉沦……
  
  只是一同沦陷的,不止她一个……
  
  父亲,我发现我的心越来越自己越来越远,怎么办?
  
  父亲,墨儿竟然有点不忍心伤害昔珏,怎么办?
  
  父亲,墨儿真的不想见到……昔珏流泪的样子,怎么办?
  
  父亲,墨儿有点想放弃向那个女人复仇了……
  
  青墨怔怔地看着镜中的自己,夜的黑暗,无限蔓延。
  
  “青墨公子”温婉的女声自门外响起,“我可以进来吗?”
  
  ——是她?
  
  青墨迅速收拾自己的情绪,“请进。”
  
  女子缓缓推开门,一脸的雍容华贵。
  
  “你终于来了,罗清韵!”青墨一脸的愤怒。
  
  “你是……墨儿?!”妇人失声,“阿默呢?他还、好吗”
  
  青墨冷笑,“你还记得我父亲?我以为你早已忘了我们这些卑微的戏子。”
  
  “不!我没有。”妇人捂住脸,泪随着指缝留下。
  
  “是吗?”青墨讥讽地看着她,”你是要告诉我,你有什么难言之隐?”
  
  “墨儿……”女子一脸忧伤,“不要再靠近珏儿了,你们是……不可能的,你也知道,她爹是不会允许的。”
  
  “真的吗?”青墨笑得张狂,“那我更要接近她了,呵……罗清韵,我会毁了你和你最爱的人!”
  
  “砰!!”门口传来物品破碎的声音,青墨望去,昔珏脸色苍白,嘴唇颤抖着,似乎想说什么。她沉默着看了青墨一眼,转身跑开。
  
  “昔珏!”青墨追了上去,那些狠心的话语,犹在空气中回旋……
  
  七日后。
  
  “墨儿,珏儿要成亲了,就在今日。”罗清韵面色憔悴。
  
  青墨镇定的画着脸,听到这一句时,手颤抖了一下,笔落在了地上。他捡起笔,若无其事地画着,一笔一笔的色彩,覆盖了他的脸,覆盖了他的表情。
  
  他安静的上台,用心唱那曲《天仙配》,眼睛始终看着穿着嫁衣的昔珏。
  
  昔珏攥着帕子,下唇咬紧,她抑住自己的情绪,即使她听到青墨的声音里满是悲伤。
  
  一曲终了,昔珏还是新嫁娘,青墨还是低贱的戏子。
  
  他木然换上另一件戏服,突然,他戏文变了。
  
  ——唱的是《庄周梦蝶》。
  
  昔珏突然就直直地泪落,青墨笑着,一直的笑着,眼里的忧伤未变。
  
  青墨就这样不停地唱着,不停地旋转,墨黑的发丝纷纷扬扬,倒下……
  
  “青墨!!”
  
  青墨微笑着躺在昔珏怀里,眸子里的光芒逐渐熄灭。
  
  珏儿,青墨要先说再见了。
  
  珏儿,你穿着嫁衣的样子真好看。
  
  珏儿,我真的不想骗你,我一生最失败的事情就是遇见了你,最成功的事情却也是遇见了你。
  
  珏儿,这世界上我最在意的就是你,这场复仇的计划中,你是最特殊的一环,我最不想伤害的就是你。
  
  珏儿,你是青墨单调的生命中……唯一的变数……
  
  碧血染就桃花,始终不过一场繁华。
  
  女子抱起男子的身体,慢慢消失在人们的视线。
  
  青墨,你就和珏儿在一起吧,我们就去一个没人找得到的地方居住好不好?
  
  女子的长发花白,身影逐渐模糊在天边。
  
  暮春、花败……

 编辑语:向笔者问好。细心看完这篇文章,文章中情节丰富,情感细腻。只是结尾有些美中不足,文章中可以感觉到笔者在结尾时略显粗糙,情感全部用于文章中节部分,总的来说我对文章的评价很高,也很看好,希望笔者再接再厉,写的更好,很期待下一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