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念,一念

  • 时间:
  • 浏览:4

  《上篇:情从此处来》“闫杰鑫!!你再说你再说…!”“哈哈,我说什么啦“。回忆总是如最优雅的镜头,定格在某一瞬间,再也移不开。
  
  坐在阳台的石砖上,膝盖上摊开一本书,夹着的四叶草书签滑落在地上,我弯腰捡起,叶片上写有“我爱闫杰鑫”,于是嘴边微露的虎牙再也掩饰不住眼底的笑意。一天一日不似一般的情侣,而我却深深陶醉在一点一滴的思念里。
  
  每当一个人在街上逛,看到有“鑫”字时,我都会多留意。看到有和你某个地方相似的人,我会多瞅两眼。每一本书的某一页,一定是写着“闫杰鑫”。
  
  晚自习时,本来是拿纸验算习题,我却写着写着,全部满满的填上了闫杰鑫,以致于同桌好笑地看着,我双眼迷离不定,托着下巴轻叹:“我只是想他了…”。
  
  喜欢用纯蓝色写有关你的事,你就像有着微蓝色羽翼的天使。即使是异地恋也没有让我们放弃,深夜,我们诉说彼此思念,我为你吹响月光下的凤尾竹,却不想清晨竟被邻居找上门来,站在妈妈身后的我脸红地只想找道地缝钻到地里去,邻居走后,母亲只是轻轻说了一句:“以后早点休息。”
  
  我们应该感谢有这样彼此开明的母亲,她们眼里有对我们未来的担忧,却也只是嘱咐,不曾反对,我们,是幸福的。我是撒娇调皮任性的,你是温柔浅笑包容的,如最温和的阳光,照耀我最寒冷的心底,驱走我的不安。
  
  《下篇:情往此处去》传说里落地的双生,一次是两朵,这是天意。
  
  我常撒娇地问你:“你说,缘分是天定的吗?““以前不信,现在信了。”我明知故问道,“为什么相信了呀。”“傻瓜,因为你啊”。我听了美滋滋地。
  
  “寻常风月,等闲谈笑”,我希望地是能与你共剪西窗烛火,共赏夜雨芭蕉,傍晚与你依偎池边,听残荷雨蛙声。我没有吟咏才情,没有娇人美颜,但我知道你了解我,懂我的浅唱低诉,懂我的眉间愁绪。你像一颗树深深植于我的心头,扎根,发芽,长大,平平淡淡的岁月里有你我的情意,而后每一份的记忆成为一幅长条画卷。有花开,有落叶,那其中饱含三分谈笑,二分思念,一分微嗔,剩余的是我们对未来的期待渴望。
  
  我们的恋爱不似琼瑶小说里那般火烈,我们的爱只是一杯陈年女儿红,每一次的轻品,都如酿了千年,沉醉,不愿醒转。男儿有豪情,登高眺望,雄心壮志。不管多高,我愿陪你远观峭壁悬崖。
  
  时光来去匆匆,走过层层暗红氤氲的台阶,我们的步履有过艰难,庆幸,你的青衣始终在我的视野里。一缕烛光微晃下,再度燃起麝香,轻烟袅袅,你的身影若隐若现,而我亦在灯火阑珊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