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情的世界【2】,无情的世界无情的你

  • 时间:
  • 浏览:4

  “黄天在上,厚土为证,我冷无情在此立誓,在有生之年,一定要找出凶手,亲手将他们碎尸万段,挫骨扬灰,已报父母之仇”。冷无情咬着牙根,瘦小的手紧握成拳,狠狠的砸在公路上。眼神闪烁着阴狠的光芒。
  
  冷无情肮脏,伤痕累累的小身子吃力的站起来,一瘸一拐的离开。在阳光照射下,拉长的瘦小身影显得很落魄,很可怜。
  
  冷无情如今没有家了,自从他父母死后,他的亲戚邻居像躲瘟神一样的避开他,无情的的瓜分了父母唯一留给他的房屋与田地。他们还把冷无情毒打了一顿,将他赶了出去。这两年来,冷无情彻彻底底的成为孤儿,受尽别人欺辱鄙视。为了生存,他只能整天游荡在肮脏的垃圾堆里,寻找别人丢弃的发了霉的剩饭剩菜来填饱肚子。十岁,季般的年龄,换是别人,理应是在父母的呵护中成长,拥有少爷般的生活。而如今冷无情却要在这样的年龄承受如此痛苦的经历。冷无情原本纯真无瑕的的心灵被肮脏的人性染上了黑色,他学会了憎恨,恨这世上所有的一切、、、、
  
  “哧”一阵刹车声从冷无情的身后传来,一辆破旧的面包车突然在冷无情的身后停下,一个身穿黑衣,身材魁梧,戴着墨镜的男子打开车门,从面包车下来,极速的冲向冷无情,掌化成刀砍向冷无情,冷无情顿时晕了过去,黑衣男单手抓住冷无情的脚腕像拖死般的将他从地下拖向面包车。面包车冒着滚滚尘烟扬长而去、、、、、、
  
  “这个小乞丐死定了,肯定是被人贩子抓去挖肾买了”。行人看到这一幕,幸灾乐祸的议论,没人报警。
  
  当冷无情从昏睡中醒来,他发现自己身处一个类似牢房阴暗潮湿的地方,有一扇3米来高的铁门紧紧的关闭着,他双手双脚被粗绳捆绑着,嘴上贴着胶布,身旁有很多跟他同样遭遇的人,有男有女,年龄跟他般大小,人数大概四五百人。他们个个露出惊恐的眼神。
  
  “我不能死,我还有许多事没有完成,一定要逃出去”。冷无情闪过坚定的目光。
  
  冷无情努力的弯下腰,使自己嘴上的胶布接触地面,借着胶布与地面的摩擦,试图的撕开嘴上的胶布,在用牙齿咬解捆绑在脚上的粗绳。这样无疑逃生的机会大大的增加。就在冷无情快要成功的时候,一阵开锁的声音传来,冷无情心中一紧,慌忙的停止嘴上的动作。
  
  铁门被打开,光亮充束着整个阴暗的牢房,有三个壮硕的男人出现在门口。其中一个站在中间,身穿古装,戴着一个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鬼面具,一头黑白交叉的长发垂直至腰间,浑身散发出滔天的杀气,杀气有如实际化,把空气凝固,温度在这一刻下降到极致。被捆绑的人大多都在八、九岁年龄的样子,如何受的了此等杀气,他们顿时被吓得全身发抖,软弱无力。更甚者,己经昏死过去。冷无情咬紧牙根,紧握成拳,手指甲深深陷入掌心,流下鲜红的血。苦苦的抵挡。
  
  站在鬼面具左侧的男人大概三十七、八岁的样子,光头。一条狰狞的刀疤从左边额头自脸庞一直划颈部,在冷酷的眼神透发出狠辣,由此看出,此人是个狠角色。于鬼面具右侧的是一个少年,令人惊异的是,此人的头发全白,白发比鬼面具的还长,刀削般的脸庞,利剑般的眉毛,深邃的眼睛弥漫着沧桑,像是可以看穿每个人的本心。
  
  “废物,一群没用的废物,竟然连一点杀气都抵挡不了就昏过去,你们已经没用存在的必要”。刀疤男冷冷扫视人群,目光充满不屑,最后,他的目光在冷无情脸庞停留,发现冷无情嘴上的胶布不见了,顿时滔天大怒。
  
  “好胆,竟然想试图逃跑,我赐你死”。刀疤男眼神狰狞,从腰间掏出匕首,极速的冲向冷无情。
  
  “我要死了么,父母,无情不孝,不能为你们报仇。孩儿下去陪你们了”。这一刻冷无情感觉到死亡离他如此的近,他从怀中掏出用细绳挂在脖子的佩,痴痴的看着。两行清泪从脸庞滑落。玉佩是冷无情的父母留给他的唯一遗物,也是冷无情寻找他亲生父母唯一的线索,玉佩的正面刻着一个霸字,背面刻着苍天两个字。
  
  突然,鬼面具和白发少年的目光死死的盯住冷无情怀中的玉佩,面露激动的神情。就在刀疤男的匕首离冷无情的心脏还有三公分的时候,鬼面具和白发少年心中猛然一颤。
  
  “野狼,你在找死”。鬼面具和白发少年齐齐大吼。这一刻他们动了。
  
  鬼面具的头发瞬间化成妖异的深红色,无风飞扬,散发出无匹的杀气,火红色的拳头闪电般的击出,以实际杀气凝成猛虎状向刀疤男冲去。
  
  白发少年满头白发猛然疯长,垂直地下,深邃的眼睛变成白茫茫的一片,一步漫出,迷幻般的身影穿过层层空间的阻隔,出现在刀疤男的眼前,修长洁白的手闪烁着白色的光芒,轻轻的印在他的胸口。
  
  “轰”。两股强大的力量轰向刀疤男的身体,顿时刀疤男的身体爆开了,化成血暮,飘洒在空气中,血腥味弥漫,绽放着妖异的红、、、、、、、
  
  【未完待续】
  
  【本故事纯属虚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