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蛋里的爱,鸡蛋爱石头

  • 时间:
  • 浏览:10

  儿时的记忆五彩斑斓!什么下河戏水、上树摘果、甚至还搞点小破坏。不过,印象最深的还是鸡蛋。
    记忆中,当时我的家并不是很穷的那种。父亲在外常年的工作,平常是难得回家的。母亲便成了家里的顶梁柱。家里家外,田间地头,还要管我们姊妹几个。母亲就像一个“陀螺”,不停的转着。农家的饭菜自然很普通。母亲更是节俭:炒菜放油都是用筷子蘸一点。母亲说这是奶奶传授的绝招。她说农家的日子,富不怕穷不怕,就怕铺张浪费!所以,我们的饭菜自是很清淡。但母亲依然会精心的做好每顿饭。让我们吃得可口。那时的我们嘴里好象就是缺少那么点油水,常常羡慕有肉有蛋的饭菜。肉不是经常能吃的到的,只有到了逢年过节的时候,父亲会买些回来。鸡蛋却是常见的,可不曾多吃。就像西游记中沙僧对人参果的感觉。
    记得那时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收鸡蛋。只要听到母鸡咯哒咯哒的叫声,就赶紧直奔鸡窝,拿上鸡蛋,那个乐的神情到现在我都想笑。刚下的鸡蛋有温度,于是我常把它贴在脸上,感觉好幸福!就算吃不到,也还是乐此不疲的做收鸡蛋的差事。
    鸡蛋却总是被母亲用一个竹篮装起来,攒到一定数量的时候换成钱来贴补家用。那时,街上常有收鸡蛋的。不像现在是反过来的,经常会有卖鸡蛋。于是,我们就用很谗的眼神围着收鸡蛋的人,那时老是想要是我是个收鸡蛋的该多好啊?一定有吃不完的鸡蛋。一年下来,母亲只有在我们姊妹几个过生日的时候会破例煮上几个鸡蛋给我们解解谗。鸡蛋便又成了我们儿时的生日礼物
    除此之外,父亲是有资格吃鸡蛋的。当然,也不是经常能吃的到。母亲只有在父亲农忙干体力活多的时候,会每天在早饭的时候,烫两个荷包蛋给父亲。算是给父亲加加营养。如果,农活忙完,父亲那荷包蛋的待遇也会随之取消。当然,母亲也是有资格吃鸡蛋的,我们却不曾看到母亲自己吃一个鸡蛋。
    鸡蛋成了农家人能拿的出手的食物。记得那时吃鸡蛋最多的一次就是在我参军走的时候。第一次要出远门。母亲早早的起床,烧水煮鸡蛋。这次,母亲比任何时候都大方,一下子就煮二三十个。说是让我带在路上吃。虽然我一再要求,就煮几个,说路上带队的会发给我们食物。但母亲还是按她盘算的把鸡蛋装满了我的挎包。当年我就是带着母亲亲自为我煮的满满一挎包鸡蛋从老家走进军营。
    现在,生活好多了。餐桌上天天都可以看到鸡蛋。鸡蛋再也不是什么农家孩子眼里的高级食物。有的可能都不爱吃鸡蛋。每当我看到这样的情景,真是有很多的感慨!
    鸡蛋多了。却怎么也吃不出当年的味道,细细品尝,我想起了母亲的话:“农家的日子富不怕,穷不怕,就怕铺张浪费------”;还想到母亲看着我们高兴地吃着鸡蛋,那满足幸福的样子!原来,当年那些鸡蛋都藏着母亲无限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