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诡树,诡树

  • 时间:
  • 浏览:9

  我的家乡是山村,四面都是高大的山,树木都是巨大无比的,都是两百年以上的古树,遮天蔽日。
  
  村里人都很迷信,对古树有一种敬畏之心,每年都会带好各种美酒香肉来到树前,拜树祈福。村里流传很多的诡异故事,真假难以追究,但是有一件我年少时亲历的事始终在我心中,难以忘怀,这更加让我相信长辈们说的也许都曾发生过……
  
  那年我才十岁,和我玩最好的小超,二点我们三个闲无聊约起上山玩,大热天的,太阳高悬头顶,万里无云。
  
  他们俩都问我去哪里玩,因为我年龄最大,他两都叫我刀哥。我当时可能也没在意,就随便说啦句“听大人说卧龙坡埋有真龙!”没想到他们就嚷嚷叫我带路,我也挺好奇,哪儿到底埋啦什么?是不是真的是真龙?小孩嘛!无知又好奇。
  
  卧龙坡在村子的北边,哪儿野草丛生,黑土中还有烂木头,碎瓦片,老人讲很久以前有三十来户住在卧龙坡,后来都没人住啦!不知是太过偏僻的原因,还是缺水,总之就是没人住啦!在古树的遮蔽下显得很阴森,不时有怪鸟的声音,让人起鸡皮疙瘩。
  
  “刀哥,我发现个好东西,快来”走在前面的小超好像发现啦啥东西,挺高兴的,赶忙叫我过去,我心想这小子能发现什么东西?但还是加快速度过去。
  
  他蹲在一处野草丛中,呼我过去,我走过去一看,当时就吓坏啦!他居然用手握着一根骨头,还笑脸盈盈,比我小几岁但不至于不知道骨头吧?
  
  我的鸡皮疙瘩都起来啦!虽然不知道是人骨还是什么骨头,但在如此阴森的环境下,不能不让人害怕啊!
  
  我急忙用手拍啦拍他的肩膀:“快吧它扔啦!这是骨头!”小超方才脸一崩,也吓得把骨头给扔啦!后来他跟我说他还以为是什么石呢?现在想想也是挺好笑,但是诡异的事接踵而来。
  
  小超把骨头扔啦,我们都松啦口气,二点和我差不多大,粗胳膊粗腿,一双大大的眼睛格外引人注目。我发现他好像有点不对劲,平日挺喜欢嚷嚷的,今天却像个木鱼似的,片语不吱。
  
  我很好奇,便问他你怎么啦!开始他还没搭理,我又问啦问,他才转头看我。我发现他不对劲,脸色低沉,总不会是生气,而且眼睛迷离恍惚的,像不是他的眼睛似的,我冷汗都快出来啦。
  
  我和小超都用手拍他脸、肩膀、后背,并且大声的呼喊他,没一会儿,二点突然就冒出一句“别吵,旁边有人”这句话如晴天霹雳般,我和小超都吓得就差没晕过去啦,这哪里有人啊?就我们三个啊!但是接下来的一切,都让我感觉不到是在幻觉还是现实,太离奇啦!
  
  “小孩子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走。”这时突然从身后传来诡异的声音,空荡荡的,像是从棺材里发出的似的,我和小超吓得抱头大哭,二点却站在原地,“呵呵”的笑啦起来。
  
  “爷爷,你来啦,带我回家吧!”笑得没多久,二点却冒出这一句,我和小超恢复啦一点,商量一定得救他,都是好兄弟,不能让他被鬼勾去啦!我和小超慢慢站啦起来,看向二点,他的面前是一位满脸布满皱纹,嘴巴干裂,牙齿枯黄枯黄的老爷爷,但是他的眼睛十分的明亮透彻,就像是二点的一样。
  
  但是并没有想象中恐怖,老爷爷,努力挤出微笑,皱纹一动一动的流水一样。他向我们挥手,亲切的叫到“小朋友,走爷爷带你们看个地方”我和小超并没有马上过去,但是二点却跟那老爷爷走啦,一摇一摆的,如同提线木偶一样,不放心二点,我和小超又加紧步伐跟啦上去。
  
  老爷爷走过密树丛,穿过一个小道,蜿蜒曲折的,野飘香,跟啦几分钟来到一个洞口,挺大的三米多高呢!我和小超继续跟过去,洞中小道狭长,却也是可以看清路,很不对劲,但是为了叫回二点,我们还是硬头皮跟啦上去,老爷爷看起来步履维艰,但就是感觉就是跟不上他。
  
  洞中没啥奇特,跟啦几分钟,突然眼前闪过一片阳光,格外刺目,放眼看去,前面出现啦一片平地,青草傲立,微风吹来摇曳身姿,野花丛生,花香四溢,景色美极啦!
  
  感觉就像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一样,那时还不知道桃花源,直到后来大了,学到陶渊明的《桃花源记》我当时马上就惊呆啦!心想难道那个武陵人也和我们一样走入啦离奇的地方,当然我们的事还没有结束。
  
  一栋老房子出现在眼前,树皮便是屋顶上的瓦片,木材的支柱已经被山虫咬得支离破碎,仅仅还能支撑罢了。
  
  老爷爷在房子前,停啦下来,转身招呼我和小超过去,到都到啦,我和小超也只好上去,老爷爷指示我们在门前坐下,我们便坐在了门前的土石上,老爷爷也坐啦下来,亲切的告诉啦我们一个秘密。
  
  “我跟你们说,今天你们遇到我,算是幸运啦!”我们都挺好奇,这时二点好像也恢复正常啦,劝我们别说话,听爷爷说,说这个爷爷真的救啦我们,我和小超都很好奇,到也只有继续听下去啦!
  
  不知讲啦多久,只记得老爷爷那张干裂的口一直没停下,后来太阳都快落山啦,老爷爷方才停下啦,我们都知道了其中的秘密。
  
  原来卧龙坡以前有龙姓的几十户人家,他们是最后搬到我们村的,因为和我们村买地,本来定好啦协议,因为村里的人贪污,把他们买下来的田地里那些参天大树给砍伐啦,一颗一颗的大树如同山崩一样哗啦哗啦的倒下啦,我们这些农村的,树木如同一家的财宝一样,如同顶梁柱一样。
  
  看那树木一颗一颗的都没啦,愤怒的龙姓居民拿起啦锄头,拿起镰刀来到村中,砍伤啦几位伐树的村民,可能是因为懦弱,也可能是不想惹事,便惺惺地又回去啦!
  
  本以为就这样结束啦,但是一天夜里,一群手拿火把,蒙住面孔的人向卧龙坡走去,一把火把卧龙坡烧啦,熊熊大火伴奏哪一个一个龙姓居民凄厉地惨叫声,一把火烧啦,贪婪使人如同魔鬼一样,犯下啦滔天大罪,但是因为村里的封闭,外界并没有知道,话又说回来,在哪个鱼肉百姓,黑白横行的年代,又会有谁来管呢?
  
  卧龙坡三十多户的冤魂久久挥之不去,回荡在哪里,伺机而动,想把愤怒施展在后人身上,勾去灵魂,残食,以舒那无尽的冤屈。
  
  后来,在老爷爷的指引下,我们穿过一片竹林,终于回到啦村里,在村口我们发现好多大人坐在哪里,一个一个的拿啦手电筒,没有蒙面,没有啦火把刺热无情,那光亮指引我们回家。
  
  像梦一样,我和父母,同学说起的时候,他们和我意料的一样,他们是不相信的,随着年龄的增大,学识的增长,我也渐渐逼迫自己相信这肯定是我们的梦啦!毕竟在唯物主义的教育下,我们真的无法相信这是真的。
  
  前几年,村里修路,在过河时发现啦一个大洞,我也去看啦下,在洞的另一边,一颗参天大树矗立在哪儿,巨大的枝叶迎风招摇,最后居然偏向我的方向,我突然感觉好像那位老爷爷,真是难以想象,也许真是老爷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