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中童话,镜中妖

  • 时间:
  • 浏览:11

  我以前总天真的以为生活是一帆风顺的,不会有绊脚石更不会有沟沟坎坎。渐渐地长大了,我感觉自己的生活就像那丑小鸭梦想着总有一天会变成白天鹅。于是,为了追求我那白天鹅的生活,我开始了我的“奋斗”,但之后的我却变得不再开心不再快乐,反而像是跳进了悲伤的深渊,怎么也爬不出来……
  
  ——安雅日记《感受》
  
  不顺心
  
  “喂,安雅你这次写什么呀,我怎么一点思路也没有啊!”晓梦对身旁的安雅说道。那天下语文课,老师说学校举办了一个校刊征文活动,写的好的学校可以给一些奖励并且发给作文杂志刊登,这对于这些初中的孩子们无疑说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每个同学都跃跃欲试的想着自己的文章。“我呀,我想写一个童话故事,反正要到这个期末才交呢,好好写一写心许报上去还能获个奖,登在作文杂志上呢。”安雅似乎已经想到了自己的故事被登在作文杂志上的样子了。对,这对于上初中文笔还不错的安雅来说的确不是什么难题,从小读到大的童话,让她自己编写一个又有什么问题呢。
  
  安雅虽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小才女,但同样也一直是家里的小公主,富有的家庭和那从小读到大的童话让她越来越向往童话里的生活,甚至认为生活就是童话,一直都很美好。直到上了初中。期望值很高的爸爸把她送进了市里数一数二的初中,不仅全是不认识的生面孔,而且连那长长的秀发也被校规咔嚓一剪子剪成了短发。“这那里是白天鹅,就连灰姑娘也不如吧!”安雅愤怒地感叹道。“但我还是可以努力的改变生活的,就像灰姑娘那样,最终过上幸福的生活。”想到这里,安雅便开心的笑了。
  
  安雅的童话:《愿望
  
  第一章奇怪的种子
  
  从前,有一个叫玛丽的女孩,一天她独自在林子里散步,突然眼前的一道闪亮的光吸引了她的注意,她好奇的向那道光走去。走近一看,竟然是一颗闪闪发着金光的种子。“天哪,我居然在这里发现了宝贝。”玛丽不可思议又小心的将种子放在了自己漂亮的小手提袋里,生怕摔了或被伙伴抢去了。然后便高兴的回了家。回家后,玛丽翻出了家里最好看的的花盆,小心翼翼的将种子种在了花盆里并且每天认真的浇水施肥,但奇怪的是过去了好几天,这颗种子依然没有发芽。“什么破种子。”玛丽生气的说道。可是无论玛丽做什么,种子依然没有变化
  
  地上的镜子
  
  放学后,安雅脑中反复想着为什么她的生活并不想童话那样美好,没有王子也没有马车和漂亮的水晶鞋,只有肥肥大大的校服和做也做不完的作业,看着灰头土脸的自己和街上那些光鲜亮丽的女生,她长长的叹了口气。小时候,只要自己努力学习,其他的事情都是称心如意的,可是现在,尽管自己还是在努力的学习,但之前那些快乐的日子再也没有了。可以说安雅当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小公主,也可以说大量的童话使她沉浸在了童话的世界里无法自拔,还有着10岁心智的她,根本不懂这个已经12岁的社会了。
  
  “哐当。”一个声音吸引了她的注意,她立刻停下了脚步。低头,地上放着一个古铜色的镜子,精美繁琐的花纹和这个世界显得格格不入,就像从古代的故事里穿越而来的。“哦。”安雅若有所思的说“这个,不会是什么价值连城的宝贝吧。”她看了看四周,由于是小路,很少有人走,所以空荡荡地,只有自己和身边这个耀眼的镜子。接着她蹲下,捡起了地上的镜子,吹了吹上面的尘土便小心翼翼的放在了书包里回了家。
  
  回家后,她找来一块抹布将镜子擦拭的像新的一样,然后放在了自己的桌子上。“今天真是走远,居然捡到了这么漂亮的一块镜子。”安雅自言自语道,她突然觉得这个镜子似曾相识,于是便努力的在脑中回想着。“啊,这个镜子好像白雪公主里那个魔镜,只不过比那个小了一点罢了。”安雅一拍脑门便说道,“那么这个镜子会不会也和童话里那个有一样的魔力呢?”安雅兴奋了起来“魔镜魔镜谁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她对着这个镜子说道,但镜子什么变化也没有发生。“哎,我居然会认为它有魔法,算了,它不过是一块普通的镜子罢了。”安雅有些失望的说道。
  
  第二章:种子的成活
  
  玛丽每天起床依旧会看看自己种在花盆里的种子,虽然还是没有变化但固执的她并不想放弃,她相信总有一天它一定会长出世界上最美丽的花。今天和往常一样,她起了床,昨天听家里园丁的建议,她决定给这种子松松土。她拿来了小铲子,可是从来没有干过活的她,一不小心就被铲子划了一道口子。血渐渐的从伤口中流出,啪嗒滴落在了花盆的土里。玛丽急忙出去找她的女佣帮她包扎。包扎好后,她又回到了窗台,神奇的是,那花盆里居然长出了一株小小的嫩苗。她仔细回想自己到底对它做了什么。“哦,我刚刚好像把血滴在了花盆里,天哪,这种子居然喜欢血。”玛丽高兴的说道。
  
  安雅的烦恼
  
  放了学,安雅背着那重重的书包回了家。“唉!”回到家安雅便坐在了凳子上。“这么多作业,让人怎么活了。”安雅一边照着镜子一边抱怨道。“真希望那个女魔头生一场大病,好几天不来学校。”
  
  “为什么青春会沉重,为什么梦想擦肩而过。”手机铃声响起安雅立刻放下了手里的镜子接了电话。“雅儿,今天妈妈有事儿,晚点回家,晚饭你自己出去买点吧。”电话那头母亲有些抱歉的声音传来。“好吧,那我不等你了。”安雅小声的说道。
  
  好像自从自己上了初中,周围的一切就变了,连原来一直陪在身边的母亲也变得和父亲一样每天满满的应酬,他们总说为了自己的学业操碎了心,每天东奔西跑的努力挣钱,可是安雅觉得自己并没有要求什么,就连上重点中学也不是她的愿望,但为什么父母还是愿意不厌其烦的东奔西跑来追求自己并不想要的事情,安雅一直不明白。
  
  在外面吃完晚饭,回家继续写完余下的作业已经是11:00了,她自己收拾了一下,洗了个澡,然后便昏昏沉沉的迅速进入了梦乡。桌子上,那面精美的镜子突然发出了一道耀眼的光……
  
  第三章种子的愿望
  
  那天玛丽遇到了一件十分不愉快的事情,但是又没人诉说,闷闷不乐的玛丽回了房间,左看右看,走到了窗台前。“哎,可怜的小苗,现在我的心事也就只有找你诉说了。”玛丽拿起了那个精致的花盆说道,“隔壁的珍妮总是那么讨厌,但为什么却有那么多人喜欢她,而我却总是被说看看隔壁的珍妮多好。真想让她永远的消失在我的世界里。”玛丽愤愤不平的说道,说罢她便放下了手中的花盆,托着腮帮子看着窗外的天,蓝蓝的,似乎有些说不出的悲伤。
  
  “你知道吗,隔壁家的珍妮小姐昨晚出去和朋友约会结果就没有回来,今天劳拉夫人一家满镇的找她呢。”第二天,玛丽在她家的院子里听到了女佣的小声议论。听完这一番话,玛丽惊讶的差点叫出声。“珍妮居然真的失踪了,天哪,难不成真的和我昨天说的那些话有关。”玛丽立刻跑回了房间,坐在床上仔细回想着自己昨天说那些话的时候的情景。“我刚开始很气愤,然后我就拿起来那盆小花!”玛丽的目光很快的聚焦在了这盆小花身上,她走到窗台将那盆小苗举了起来,仔细的看了又看,但它似乎和普通的植物并没有什么不同。“难道,难道这是一株愿望花?”玛丽看着小苗充满疑问好奇的说道。
  
  镜子的使用法则
  
  早上7:00安雅虽然醒了但依然不想起床,但最终她还是爬了起来,带着没写完的作业硬着头皮踏上了上学的路。走到教室,明明还有几分钟就要上课但班里丝毫没有一点安静的样子,安雅疑惑的走到了自己的座位坐好,然后拍了拍同桌的肩膀“阿杰,你化学作业让我抄抄。”“给,安雅。唉你听说了吗咱们化学老师好像生病了,一个月不会来学校了。”“什么,生病了。”安雅惊讶的叫了出来,昨晚的愿望真的成真了。直到同桌用异样的眼光看着自己安雅才意识到了自己过于兴奋的惊讶。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终于摆脱那个女魔头了。”但此刻她内心的激动只有自己才能体会的到。
  
  一天的课程过得好像一个世纪那么长,放了学,她飞快的奔回家,坐在桌子前仔细的端详着面前这个神奇的古董般的墨镜。“这个镜子果真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简单。”安雅自言自语道,“看来我真的捡到了宝贝,还好当时没有一气之下就把它扔了。”安雅笑了笑,笑的很开心自己的愿望终于可以实现了。
  
  第四章玛丽的愿望花
  
  自从玛丽知道了那神奇的花的意义,她便每天都向花许一个愿望但从来没有一个是美好的每一个愿望都透露出她那贪婪阴暗的心,光明在她心里早已荡然无存。她每天都会将自己的愿望记在本子上,然后第二天在对花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而她的花就像她的忠实仆人一样每天执行着主人说出的这样或那样邪恶的命令,毫无怨言。
  
  魔镜的力量
  
  回到家,安雅便捧着那个宝贝镜子,嘴里不停的说着,说着今天的开心不开心还有今天的愿望。之后的每天日日如此,这面镜子也不停的听着她每天的愿望什么越来越漂亮,超过xxx成为全班第一,让讨厌的xxx生病,受伤。的确身边的人包括她自己在内都慢慢看到了一个漂亮,成绩好的完美女孩,当然她渐渐的有了越来越多的朋友,但是依然有一些人看不惯她,处处和她作对。那天回家后她立刻拿出魔镜,“镜子啊镜子啊,我要让我讨厌的所有人都去死,不管用什么方式。”安雅气愤的将拳头砸在了桌子上。
  
  第二天上学,老师告诉了全班一个悲伤的消息,校车和路上的货车相撞,结果伤势惨重,只有后面一两排的同学抢救了回来。同学们一个个听到消息又是吃惊又是庆幸自己没有坐校车上学,此刻的安雅心里无比平静,因为早在她许下愿望的时候,黑暗便早已笼罩了她的心,又或者说是那一个一个的黑色的愿望让她的心早已变得黑色冰冷且坚硬。
  
  第五章愿望花的力量
  
  不久王宫里传来王子要选妃的号令,全国的女孩大户人家的也好,普通百姓家的也好都开始精心的梳妆打扮,当然玛丽也不例外。她知道父亲是个侯爵,而父亲又从小带自己去皇宫里那些为大户人家开的派对,舞会。比起那些商人家的女孩她当然认为自己是最好的,但和那些从小一起玩的背景差不多的女孩相比她还是有些担忧。“呵,让她们通通消失不就好了吗。”玛丽想着便拿出昨天仆人不知从哪里弄来的选妃人选的单子开始研究起来“首先,让那个最漂亮的安娜消失”玛丽对着那株小花说道。她并不想一下让全部的人都消失,“一个个的消失才好玩才有乐趣吗!”玛丽笑着说道,但那阴险的面孔丝毫不像一个正值青春的少女。
  
  第二天就如她想的一样,安娜果真失踪了,还连同她的男朋友,他们全家人向疯了一样满城的寻找,终究还是没有找到,只有一封简短的信。“妈妈,我真的很爱皮特,即便他的家境配不上我,我也不想去当什么王妃,我走了,别来找我。”
  
  过了几天,城里又传开了一件大事,赫赫有名的约翰伯爵在当天晚上疯狂的杀死了自己的亲女儿罗拉,因为他真的证实了罗拉不是他亲生的,着一切的一切那么荒诞那么骇人听闻,城里的人们震惊了,玛丽坐在那个花盆前看着自己制造出来的好戏,笑了。
  
  安雅的伙伴
  
  安雅自从拥有镜子后就像变了一个人,变成了一个近乎完美的人,任何人在她的身上都挑不出一点毛病,可是渐渐地,安雅发现自己并没有以前那么开心她觉得身边的人简直把自己当成了一个“女王”,处处讨好自己,奉承自己,一切的一切都显得那么假,就好像身边都是一群服务于自己的机器人,这和她心里想的大相径庭,她只想有许多的朋友,一起哭,一起笑,只想成为最受欢迎的那一个,而现在身边的人好像都在看着自己的脸色生活。
  
  一年一度的期末考又要来临了,安雅又陷入了另一个问题,成绩,她从来没有向镜子许过什么让自己成绩变好的愿望,因为她觉得这个她自己可以解决,但在父母一次又一次的施压下,她暗下决心,这一次说什么也要拿到一个好的排名。安雅学习不错,但只限于他们班内,如果放到全年级自己恐怕就要拍到100名以后了吧。前100名90%都被两个重点班的人占领了安雅看着上次的成绩单暗暗叹了口气。楼上的阿丽和她同校同年级,但阿丽是重点班的再加上从小品学兼优,成绩自然比自己好的不是一点半点,每次几乎都在年纪前50,其实小学时候他妈成绩差不多,只是阿丽的妈妈为了孩子可以考的更好,偷偷的用了关系把她转到了重点学校的重点班,自然在重点的培育下加上先天良好的学习习惯,阿丽又成功的考进了这所学校的重点班。可是自己的妈妈总喜欢拿楼上的阿丽和自己比,安雅也十分无奈。
  
  回了家,她拿出魔镜,“魔镜啊魔镜,让明天重点班的午饭变质,后天考试通通拉肚子去厕所。”
  
  第六章:玛丽的朋友
  
  当玛丽看到下一个要消失的人名时,她心里紧了一下,她看到了自己最不想看到出现在名单上的贝利,那是她从小到大的好朋友,由于父母的原因搬离了城市,玛丽知道她是一个听话善良又懂礼貌的女孩,而与她相比的自己简直就是活脱脱一个被宠坏了的娇娇女。可是面对贝利自己只有一些小小的嫉妒,只是贝利对自己也真的很好,甚至会主动承认一些自己犯下的错误。玛丽心软了,但留下她,这可是自己一个最大的竞争对手,她放下了手中的花盆,呆呆的看着桌上的纸,心里左右为难。
  
  第二天,玛丽走在街上突然看到一辆马车驶来,马车从她身边擦肩而过的时候,玛丽看到了马车里的贝利,并热情的打了招呼,可是贝利却看都没看她一眼。“什么鬼,居然不理我,呵,不就是家里有钱了,有什么了不起。”玛丽不满的抱怨道。当她看到贝利的马车停到自己家门口时,玛丽小心的躲在树后面,看着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不一会儿一位男人走了下来,正是玛丽的父亲,父亲见了她语气顿时缓和了几分,从表情上看来甚至有些低三下四,当从车里一同下来的男人说了句什么,父亲的表情立马变了,似乎是在乞求那个男人,玛丽隐约感觉到是贝利的一些要求才让父亲如此难堪,这样的父亲自己真的没有见过。父亲进了门,马车也开了,再一次从玛丽身边驶过,玛丽清楚的看到车上的贝利看到了自己但却好像不认识一样,车冰冷冷的走开了,留下还愣在那里的玛丽。
  
  进了家门,她向往常一样疯疯癫癫的就准备往楼上跑,突然父亲叫住了她,“玛丽,你多大了,能不能稳重一点,看看别人家的女孩,那一个不是优雅的再看看你,疯疯癫癫的一点没有个女孩样。”虽然父亲也曾对她说过这些但语调没有像今天这么激烈过。“好的爸爸。”玛丽愣了一秒然后轻手轻脚的上了楼,“一定是贝利才会让父亲今天如此生气,哼,亏我还把你当好姐妹,亏我还犹豫要不要让你消失,你啊你居然真么对我。”然后她拿出那盆花说道“让那个狼心肺的贝利去死,去死!”她提高了声音,随后有随手找了一个尖的东西划破手指使劲的挤出了一大滴鲜血,血染红了花的叶子,花贪婪的吸收了玛丽的鲜血又一次发出了鲜艳的光。
  
  被点燃的恨
  
  第二天,安雅兴高采烈的去了学校,第一堂课,第二堂课,安雅觉得今天的课意外的漫长,好像每一节课都有一个世纪那么长,当然老师讲了什么她也没有心思听。终于放学的铃声响起各班开始排队去打饭浩浩荡荡的队伍一个班接着一个班,一班,二班终于到了重点班,看着那些迫不及待等待午饭的小眼神,安雅心里突然有一种罪恶感,但原来因为自己的一个愿望便让一车人都遭了秧时她都没有这样的感觉,或许当时那些人都是自己所讨厌的或者讨厌自己的,但现在这些人是真正无辜的吧。“反正动手的不是我,我只是要得到自己所需要的。”安雅心里默默的说道。
  
  到了考试的当天果真那群重点班的人因为吃坏了肚子大批大批的跑厕所,有的甚至正在考试便要求去厕所,监考的老师十分奇怪但也很无奈。到了收卷子的时间看着考场里的重点班同学卷子上大片的空白,安雅心里乐开了花。可是每当重点班的同学走自己的旁边,她总有一种他们的目光好像要活生生的把自己吞下去的感觉“是你们成绩太好我才这么做的,是你们逼我的。”安雅心里默默重复着来平静自己内心的不安。可是这样并没有什么作用,那些同学就好像鬼一样阴魂不散的一直靠近安雅,直到她的身后没有退路为止。安雅直接冲出了考场的门,头也不回。同考场的阿丽看了冲出去的安雅十分的疑惑,她刚像叫住她一起回家,但安雅就这么冲出了教室,表情也十分的奇怪,嘴里好像还一直嘀咕这什么。可是明明昨天中午安雅还叫她来自己的队伍打饭说什么这个更快,她知道安雅的好意也没反驳什么,怎么只是考了几场试就变成这样了。只是善良的阿丽并没有多想什么,她心中的安雅还是那个天真可爱的和她一起学习一起玩儿的小女孩,她并不知道安雅因为她的存在有多么大的压力,又有多么嫉妒她,讨厌她讨厌这个样样儿比自己好的“别人家的孩子”,她甚至有时希望她消失这样父母也就不会拿着自己与她比较。就像现在这一刻。
  
  漫长的三天时间安雅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三天后,到了回学校领成绩的日子,不出所料,安雅确实考进了前70,但却依然没有超过阿丽,她非常后悔自己当时念着朋友情分把阿丽拽到自己的队伍来。“哎!”安雅叹了口气,心灰意冷的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出了班门她看到了阿丽,在一群朋友的簇拥下看到了红色榜单的前30的好成绩她看着成绩笑着说,“其实我也没考的多好,比上次还要差呢,只是那天晚上没有和你们一起吃饭侥幸逃过一劫罢了。”的确,这次集体闹肚子事件并不是因为中午的午饭而是晚上他们自愿留下上晚自习吃的偷偷订的外卖,而阿丽那晚恰巧没有参加。她不知道为什么魔镜会出现那样的差错,但此刻安雅看到这一幕心里真的气愤到了极点,“虚伪,心里肯定高兴坏了吧,口是心非的家伙。”安雅暗暗骂道,然后径直回了家。
  
  回家后,妈妈问她考了多少,安雅报出了自己的成绩,“哎!”安雅的妈妈长长的叹了口气,“今天碰到阿丽妈,说自己女儿考了年级前三十,你说说同样是学生,你到底比人家差到那里去了。”“差到那个掏钱上重点班上去了。”阿丽气鼓鼓的反驳道妈妈一听这话便生气的教育到“什么重点,非重点,那上了重点班的考不上大学的多了去了,没上重点班的考上好大学的也不是少数,你没学扎实还要把责任推给别人不成。”她心中的火又被妈妈一句话点燃了。她现在甚至想要亲手结束阿丽的生命。
  
  暑假开始了,阿丽的妈妈找到安雅家说计划两家人一起出去玩两周,但她实在不想看到阿丽,不想自己再被比来比去,于是说“我不想去。”可是没想到阿丽也不去,于是妈妈就安排自己和阿丽一起学习,她只好默默的点了点头。
  
  第七章最后的愿望
  
  不久贝利真的在自己家里上吊自杀了,她的父母悲痛不已,街坊邻居听了也频频摇头叹息“这么好的孩子怎么就想不开自杀了。”当她的父母得知贝利在死前曾去过玛丽家就知道贝利的自杀和那个男孩有关,玛丽的姑父去世,姑姑和表哥就搬到了她们家一起住,贝利喜欢自己的表哥,但她的父母不希望他们两个在一起,希望她可以成为王妃,享有一世富贵,或许当天她去和自己的表哥告别,但表哥没在父亲才会有那样的表情,也许自己真的错怪了贝利。但即便如此,贝利也回不来了,玛丽不禁感到惋惜。
  
  几天后,贝利的父母诬告玛丽一家说是玛丽家的那个男孩老是缠着自己女儿,使得外界的闲言碎语越来越多,贝利受不了才会自杀。没想到言论一出不禁城里的人这么认为甚至连法官都渐渐也真么认为。
  
  此后玛丽的哥哥被说是间接杀人,父亲也因为种种的言论而被削去职位,还被判了刑,母亲也因为这件事情染上了重病,精神也越来越不正常。家彻底垮了,玛丽痛苦的哭了,但这或许就是自己当初伤害那么多人的代价。玛丽偷偷的跑回了那个破败的家,上了楼,去找那盆可以实现愿望的花,可是她找遍的自己的房间,找遍了整栋房子也没有看到自己的那盆花。玛丽气愤又有些沮丧的走到了屋后的小花园。她最终在花园里看到了自己的愿望花,只是比当初的打了好几倍,她兴奋的跑了过去。“花儿,我的花儿,我要我们家立马变回原来的样子。”玛丽大声的对那个比自己还有高的花说道并狠狠的咬破了手指挤出几滴鲜红的血。那花却突然伸出了一条长长的藤蔓将玛丽卷了起来“喂,你干什么,救命,救命啊。”玛丽大声的呼喊着但没有一个人应答“你这忘恩负义的花,你的花,你的茎你的生命都是我用鲜血一点点浇灌的,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她用尖尖的指甲使劲的抠着缠绕着自己的藤蔓,但她越抠那花藤反而缠得越紧,然后花抬起了自己长长的“手”将玛丽丢进了自己大大的“嘴巴里,不停的咀嚼,深红色的血瞬间溅出了好远,染红了周围的树叶,花又长了张“嘴”,吐出了一地的明晃晃的粘连着浑浊液体的白骨。嘭的一下子那朵大大的花瞬间又变回了那颗闪闪发亮的种子。重新落到了森林里。
  
  “哇,好漂亮的种子。”森林里一个年轻可爱的小男孩看到了它开心的把它带回了家。
  
  镜子的童话
  
  几天的学习下来,安雅不仅没有消除自己心中对阿丽的不满,反而越来越讨厌阿丽,恨阿丽。
  
  “叮咚叮咚”,门铃响了,安雅开了门,看到阿丽想往常一样站在门口手中拿着几本今天要看的书。“快进来。”安雅笑着欢迎阿丽,阿丽换了鞋便进到安雅的屋里开始看书,安雅也坐了下来。“突然好渴,阿丽你喝水吗?”安雅问道。“不是很渴,不用了。”阿丽说道。安雅进了厨房,小心翼翼的翻出一块布,然后迅速的走到正在认真学习的阿丽背后,突然一把捂住了阿丽的嘴巴和鼻子,阿丽一惊拼命的挣扎起来,但力气大的安雅却没有撒手,她边捂着阿丽边说:“我好恨你,恨死你了,因为有了你,我再也没有听妈妈夸过我,因为我再怎么努力也比不上花钱接受重点培养的你,如果没有你,我就可以听到妈妈夸我,再也不用样样二都和你比,带着你那好学生的虚伪去死吧。”阿丽听到安雅的话十分震惊,但接着阿丽的双手突然松开了,永远的停止了呼吸。“完了,我杀人了,我杀人了,怎么办?”安雅惊恐的看着眼前一动也不动的瞪着圆圆的眼睛的阿丽大叫道。不过她立马让自己平静下来,想着之前,电影里那些场景,找了一把刀,先将阿丽一块一块卸下来,然后一点点装进袋子里,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这么大的胆子。她拿着袋子下了楼,然后观察了一下四下无人便将袋子扔进了楼后常年堆满垃圾的垃圾丛,迅速的跑回了家,拿出镜子“魔镜啊魔镜我杀死阿丽的这件事情永远不要让其他人知道。”安雅慌张的对魔镜说道。
  
  晚上,安雅做了一个梦,梦见阿丽的父母回家找不到阿丽,便问她阿丽去了哪里,她一时语塞,什么也说不出来,这是警察推门进来了,依法逮捕了杀了阿丽的自己,自己的妈妈惊呆了,自己居然教出来了个杀人犯,然后便晕倒在地。在梦里,她依稀的看到了父母身后那种阿丽的脸,那是她永远忘不了的表情,眼睛大大的眼睛死死的瞪着自己。“不要,不要——”安雅尖叫着醒来,书桌上,暗暗的闪着微弱的光,安雅看到了桌子上的袋子,她慌忙的翻出了袋子里自己未完成的故事,“这,这……”安雅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故事竟然自己写了下去,一切的一切,情节,人物都不再是自己编写的那样而是往另一个方向,一个与自己想法相仿的方向走去。而桌面上那个自己最喜爱的魔镜,此时也泛出诡异的光。忽然,镜子裂开了一个大缝,曾经被她用镜子诅咒死的同学一个个从镜子里爬了出来,“我们不想死,你为什么要我们死,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你好狠,我们现在也要让你尝尝死亡的感觉。”她们一个个抬起苍白的左手,像安雅爬去,“我好可悲,居然还把你当朋友,教你题,和你一起上学,没想到你早就已经恨透我了哎,现在才明白自己有多么天真,多么傻。”镜子突然跑到了安雅的背后,“进去吧,进去吧,去该属于你的世界。”镜子轻轻的说道。“我不要——不要。”安雅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那些因为她而死去的灵魂一步步的逼近她,她慢慢向后退,一步,两步,三步,她踏进了镜子里的世界,那个她创造的童话故事,一遍又一遍的上演着那个女孩的悲惨。
  
  一年后,阿丽成功的考上了重点高中,一切就好像回到了原本的样子。“安雅!”阿丽大声的对着对面的安雅打着招呼。安雅也同样冲她挥挥手,露出一个甜蜜的笑。只是这个安雅来自镜中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