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尸复仇,穿着新尸复仇去

  • 时间:
  • 浏览:15

  老唐有个不省心的儿子,从小就大祸小祸的闯,自己根本就管不住。现在孩子慢慢长大了,更像是脱了缰的野马,经常的不落家,老唐心里担心但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看见门口站着的警察,各个凶神恶煞一般,老唐心脏一紧,完了,一定是自己那个不仅仅不争气,还坏事做的多多的儿子,在外面闯了大祸,警察上门来抓他了:“我儿子他不在家。”老唐的话没说完,就被为首的警察一把推开,踉跄着倒退到了门边,让开来一条道。
  
  警察们蜂拥着冲进了屋内,每个房间都查找过了,没有发现小唐,为首的警察下令,两个警察留守在唐家,老唐则被带上了警车,拘留着,防止他向小唐通风报信,帮助他逃跑,躲避警方的逮捕,逃的了和尚,逃不了庙,被带到派出所的老唐,没有同小偷强盗们关押在一起,单独的,留在审讯室内,有饮用水供应,有警察轮流换班的坐在里面看守着他,上厕所也有警察跟着,等在厕格的门外面,防止他逃走。
  
  一夜过去了,老唐趴在审讯室的桌子上睡着了,只睡了一会儿,就被人摇醒了,站在面前的警察说:“你可以回去了。”
  
  老唐被释放了,走出了派出所的大门,看见了等在那里的妹妹唐娟。
  
  “哥,小唐死了。”听见了这个噩耗,老唐眼前一黑,晕倒在了地上。
  
  老唐醒过来的时候,人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妹妹守在床边,他挣扎着坐了起来:“妹妹,我儿子是怎么死的?”
  
  “他拒捕,还袭警,被击毙了,子弹打破了头,当场就完了。”
  
  老唐的眼前一黑,又晕了过去,等他再醒了过来,一天的时间又过去了,唐娟办理完了出院手续,接他回到了家,家门口已经挂上了白灯笼,院子里支起来黑布的棚子,摆着流水席,小唐的灵堂摆在屋子里,遗体躺在一张临时用棺材盖和凳子搭起来的床上,看着那床搭着不牢固,晃动一下就会散了架,但,躺在那张床上的小唐是个死人,不会动的,只等着停灵满了七天,就可以抬走尸体,入殓棺材,撤了凳子,掀下来的棺材盖,用三寸长的钉子钉死在棺材上。
  
  老唐被妹妹扶着进了母亲的房间,看见躺在床上的母亲,因为听到孙子被击毙了的噩耗,老太太经不住打击,病卧在了床上,一直昏沉沉的睡着,短暂的醒过来,就是流眼泪,哭泣着,哀叹自己的命苦,唯一的孙子没有了,想抱到重孙子的希望破灭了,哭累了,又昏沉沉的睡去,听到了儿子从派出所里被放了出来,并且已经被女儿给接了回来,老太太醒了,抓住儿子的手,什么话也没有,就是哭,老唐想抱怨她几句,小唐能有今天的结局,一半的责任在她的宠惯溺爱,但看着母亲两天不见就形容枯槁的可怜模样,老唐把到了嘴边的话给咽回了肚子里。
  
  守夜的活,老唐亲自来做,一连着守了六天的夜,头七的夜,妹妹白天吃安定片睡觉,养足够了精神,晚上来替哥哥守头七的夜,被他拒绝了,唐娟就陪着他,守在灵堂上,不时的说上几句话,话题围绕着老唐以后的人生打算。
  
  流水席撤了桌,客人散尽了,请来帮工的人也回去休息了,唐娟陪着老唐守灵守到了半夜,出去上厕所,打开屋门,院子里一片寂静,冷风飕飕的,降温了,她哆嗦着,快步的穿过院子,上完了厕所,她正在洗手,哗哗的水流声中,她听见了院子里传来了异动声,拧关了哗哗流水的水龙头,异动声音听的清楚了,是院子的铁门在发出响声,她从厕所里出来,看见院子的门是敞开着的,刚才进厕所时,那道院门还是关着的,而且是插销住了,并且挂上了将军锁,现在,挂在院门上的将军锁掉在地上,金属的锁环扭曲了,被蛮力拽开的,是有人刚刚从院子里开门出去了,唐娟不敢追出院子,连探头出去看一眼的胆量也没有,转身逃向屋子,逃到屋门边,刹停了双脚,晃动着的电筒光柱中,她看见了应该是虚掩上的屋门,现在也是敞开着的,屋子里面漆黑的一片,之前明亮的灯光,现在全部乌掉了。
  
  “哥?”她晃动着手电筒的光柱,走进了屋子里,灵堂内一片狼籍,老唐倒在地上,身边是口侧翻了的棺材,是为了入殓小唐而准备的,用棺材盖子和凳子搭起来的停灵床散了架,停灵在床上的小唐,不见了,唐娟晃动着手电筒的光柱,照遍了灵堂,也没照见小唐的尸体,难道刚才闯出院子去的人将小唐的尸体带走了,老唐陷入了昏迷中,他的后脑勺上隆起了一个包,是撞击在了棺材上,撞晕了过去,听见灵堂内的巨大动静,病卧在床的母亲早已经醒了,一直躲在被子下面,蒙着头,浑身哆嗦着不敢吭一声,更不敢拧亮床头灯,就在一片漆黑中等待着,听见了唐娟一边叫着娘,一边打开了她的房间的门,才敢从被子里探出了头。
  
  唐娟去拍舅舅家的院门,近亲中,属他的家住的最近唐家,已经睡下的舅舅一家被持续的拍门声和唐娟的喊叫声吵醒了,起床开了院门,看见惊慌的唐娟,哆嗦着,吐字带着颤音说:“舅舅,不好了,小唐的尸体被人抢走了。”
  
  抢活人的事情听说过,可抢死人的事情,舅舅活了七十多岁,头一次听说,还是从唐娟的口中听说,跟着唐娟回到了唐家的灵堂上,老唐已经醒转了过来,靠着侧翻的棺材,在喘息着,舅舅就问他:“是谁来抢走了小唐的尸体?”
  
  “不是有人来抢,是他起尸了。”
  
  在场的众人闻听此话,惊骇的脸色发白,老唐喘息着,向在场的众人描述着小唐起尸的经过,唐娟出屋院子里的厕所后,老唐独自一个人守在小唐的尸体边,坐在小凳子上,埋着头,朝火盆里添加着纸钱,被停灵床倒塌的响声吓了一跳,看见躺在棺材盖子上的小唐,竟然直着身体坐了起来,眼睛也睁开了,眼睛里的珠子是玻璃球,小唐抬起双手,指甲抠进了眼睛窝内,将一对玻璃球从眼睛窝内抠出,掉在地上,骨碌骨碌的滚到了一边,老唐惊骇的站了起来,朝后倒退了一步,脚后跟踢翻了小凳子,发出的响声引来了小唐对他的攻击,揪住他的衣服领子,扔了出去,扔在了棺材上,老唐的后脑勺撞击在棺材上,撞晕了。
  
  派出所里,值班室内正在进行着牌局,围坐在牌桌边的四个人,没有察觉到,窗户外面,一个人影正在快速的接近,是用跑的,很快就奔到了窗户边,砰的一声响,坐在牌桌边的四个人没有反应过来,窗户已经被撞破了,玻璃碎片飞溅的到处都是,撞破窗户飞了进来的人影,直接扑到了背对着窗户坐在牌桌边的人的身上,双手卡住了他的脖子,只听见一声脆响,被卡住的脖子错开了原来的位置,失去了支撑点,耷拉了下来,就剩着皮肉将脑袋连接在肩膀上,另外三个坐在牌桌边的人反应了过来,从椅子上跳起来,摸向别在腰上的枪套,一个刚把枪套的皮扣子打开,撞破窗户飞进来的人影已经扑到了他的身上,一双手卡住了他的脖子,一声脆响,他的脖子也错开了原来的位置,耷拉了下来,皮肉连接着脑袋,挂在肩上。
  
  枪声响了,响了三声,值班室里的四个警察全部被小唐掐断了脖子,枪声惊动了住在派出所附近的人,纷纷出来查看,看见派出所的值班室,窗户破开,里面倒着四个警察的尸体,都是脖子被扭断了,仅仅是靠着皮肉的连接,才没有从肩上分离开来,行凶的人早就跑没有了影子,但是,进出派出所的大门是有监控探头的,而且是高清晰的,拍摄到了行凶的嫌疑人,放大了他的面部照片,是七天前,因为拒捕袭警被当场击毙了的小唐,眼皮睁开着,没有眼睛珠子,就一对空洞的眼窝。
  
  警察根据一路上的监控探头,追踪到了他的逃跑方向,是逃跑回了家,大批的全副武装的特警,端着枪冲进唐家敞开着门的院子里时,老唐背着母亲,和妹妹唐娟从屋子里逃了出来,小唐从外面跑回家里来了,径直的跑进了灵堂,直挺挺的躺在棺材盖子上,吓的他们先是躲进了母亲的房间,跳到母亲的床上,抱成团,浑身发抖,等了好一会儿,听不见房门外面有声响,就由老唐背起母亲,和唐娟逃出了屋子。
  
  端着枪的特警们小心的进入了屋内,在灵堂的门口,探头看向里面,地上的一片棺材盖上,直挺挺的躺着小唐,闭着眼睛,没有了两只玻璃珠子的支撑,眼皮明显的凹陷了。
  
  警方后来的调查,查出来,死在派出所值班室里的四个警察,是参与追捕和击毙了小唐的四个警察,在将尸体交还给他的家属处理之前,四个人合计了捞一笔外快的方法,挖了小唐的一对眼睛珠子,装在玻璃瓶子中,卖给了黑市中收购人体器官的贩子,平分了所得,用两只玻璃珠子塞进小唐被挖空了的眼窝中,合上眼皮,看似他的眼睛珠子还在眼窝里,将尸体交给了他的家属,在小唐的头七之夜,他起了尸,冲进了派出所的值班室,将四个仇人全部扭断了脖子。
  
  特警们将棺材盖抬了起来,抬着直挺挺的躺在上面的小唐,抬到了露天的院子中,淋上汽油,点着了火,一直持续着烧,直烧到了尸体只剩下一副焦黑的骨头架子,才没有继续淋汽油助燃。
  
  等到火苗自然的熄灭了后,特警们才撤离了唐家的院子.
  
  直到天亮了以后,老唐才在村民们的簇拥下,壮着胆子回到院子里,看见小唐被烧的只剩下一副焦黑的骨头架子,难受的不忍再看,小唐的骸骨被入殓进了棺材,老唐出钱,村民们跑腿,请来了一群和尚,念诵佛经,超度了小唐的怨魂后,棺材入土深埋了。
  
  小唐死了,老唐的心中非常的难过,但是为了自己和村民的安全老唐才迫不得已的将自己的儿子烧点,每年的清明节总会有人看到老唐拿着大量的纸钱去小唐的坟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