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来的报复,迟来的报复电影

  • 时间:
  • 浏览:20

  周裕金是个抢劫犯,抢劫金钱不计其数,而截道杀人的事情也干过不少。可是每次截道杀人都是在人十分稀少的地方,而且每次完事之后都毁尸灭迹,导致其实他做过的很多案件都没有被公之于众。而导致他量刑的,只是一起案件而已。事实上,他的刀下亡魂已经不计其数了,可是他不说,人家也查不到,他深知这一点。
  
  但是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前一段时间周裕金失手被抓进了监牢。
  
  这天月黑风高,正好监狱的供电系统出了问题,整个监狱都乱成了一锅粥。周裕金趁乱一棍子打翻了门卫然后换上了衣服就趁乱逃了出来。他并不敢回自己的家,因为他知道自己事情被发现后,人家警方肯定会追查到他的老家的。他这一回去,等同于送死。而且,关键是,他这越狱离正式出狱时间还有十年多呢,而他一旦被抓住了,自然而然的是要加刑的。
  
  他没有去他的老家,却是去了他的一个以前的秘密基地,在一个山洞里面。这个山洞远离城市,和一个景区不太远,也就是他以前常常作案的地方没多远。不过,警察毕竟不是在这里逮捕的他,因此也没有查到这里来。当然,在去之前他带好了充足的粮食,嗯,并且又是偷了一辆车去的。
  
  他不知道他的这个秘密基地这么多年了还在不在,或者说有没有被捣毁。等到他弃车上山了,他才稍稍安心下来。这山还是原来的样子,看起来并没有被开发过,那么呢就是说自己的那个山洞也应该还在了。只是,他不知道,他的这个山洞基地的确还在,却是被一群什么给占领了。嗯,他并不知道。
  
  很快就来到了山洞,他心里喜滋滋的,看来自己只要躲过了这一阵子风头,离自由的日子就不远啦!真是天助我也。他一边想着一边在山洞里面打扫着卫生,毕竟还不知道要住多长时间不是?不过,他却是感觉,现在这山洞和以前似乎有点不太一样了。可是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却又说不上来。
  
  扫地扫着扫着他忽然就不自觉打了一个寒战。什么鬼?现在这大夏天的,怎么会打寒战呢?他有点不可理解。这个山洞一直以来是冬暖夏凉并没错,可是呢没有到这样的地步吧?以前好像也没有这样过。搞完了卫生他生起了一堆火烧水准备泡面,然后自己就在一旁睡会儿。现在这个时间点已经是晚上了,外面都黑透了,他也懒得出去动,虽然说森林里肯定野味啥的不少。
  
  迷迷糊糊中,他睡着了。嗯,他想到了以前的过往种种,想起了以前的种种有钱时候的幸福生活。然而,自己有钱了就要去旅游,走着走着怎么就来到了一座山上?这山怎么看起来这么熟悉呢?好一会儿他才反应过来这就是自己藏身山洞所在的山啊。他想着,便朝着那山洞走了过去。这个时候,也是晚上。山间飘着白白的雾气,远处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光。
  
  他在山间小路上走着,却是在一个拐弯的路上发现前面迎面来了一顶轿子,有四个人抬着。定睛一看,好像不太对啊?那四个抬轿子的人穿的衣服好像有点不对劲?好大一会儿他才反应过来,那是寿衣。嗯哼?什么情况?他还没有想清楚的时候,那顶轿子已经到了他的跟前并且停了下来。
  
  而紧接着,轿子的帘子被掀了起来。这一掀,吓得他出了一身冷汗。轿子里面的人,赫然是之前被他杀死过的一个人,他对此有印象!心虚的他哪里还敢多待,赶紧就往回跑。可是,还没有跑出几步路呢,就发现前面来了一个人。再近一点,才发现这个人身穿一身白衣,沾染着点点血迹。他刚要过去求救呢,却是发现,眼前这个人,竟然也是被自己杀死过的人!就在这个时候,他感觉到了自己的肩膀上被重重地拍了一下,吓了他一大跳。
  
  而也就是这一下子,他醒了过来,不住地喘着粗气。噢,好家伙,看样子他刚才吓得不轻,而这只是一场梦罢了。只是,他不明白自己怎么就会做这样的梦呢?旁边,火堆火苗已经变小了,水也已经开了,他赶紧过去添了点柴,然后开始泡面。
  
  咦?怎么有人?他忽然注意到山洞口子上黑暗的地方有一堆人背着他围着,不知道在干什么。他叫了一声,然而对方并没有任何一个人理睬他。什么情况?他有点莫名其妙,便蹑手蹑脚走了过去,然后拍了一下最近一个人的肩膀。
  
  这不拍还不要紧,一拍,哈,那个人的头颅就这样掉了下来,而紧接着,他发现,这个人赫然就是梦中轿子里的那个人!而周围围着的人,此刻全部都抬起了头来看着他。他这才发现,围着的这些人,全都是他杀死过的人的亡魂!原来,这些亡魂,在他入狱后,都聚集到了他待过的这个山洞,怪不得刚才那么冷。
  
  而容不得他思考了,他听到了阴惨惨的笑声在山洞里回荡。拔腿就跑,却被绊了一跤。然后接着就觉得自己双腿一阵剧痛,一看,却是被什么一刀断了开来。而紧接着,他就感觉到自己双臂也是如此,然后接着全身都被千刀万剐一样,而实际上,也的确如此。他看着自己的皮肉一点点被剥离,衣服一点点被染红……
  
  第二天,有个樵夫上来砍柴,在一个山洞口发现了一具面目全非的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