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无名的漫画书,鬼故事漫画书

  • 时间:
  • 浏览:18

  在我的生活中遇到大大小小无数恐怖的经历,他们常说我有阴阳眼,可是我从未见到过真正的鬼,什么七窍流血,什么面如纸色,我都没有见到过那些恐怖的场景,可是我知道它们,我是说鬼们,他们大概不会以这么愚蠢的形式出现在我面前的,他们往往是想做他们自己想做的,并没有故意想要引起我的注意,所以每当我遇到这些事,假装不知道走过去也就罢了。也许,他们只是在另一个世界里,看到了我们的踪迹。但除了这一次。
  
  我想就从我小时候说起。我和妈妈还有姥姥住在一起,小时候都有些叛逆,这大概和别的孩子一样,但是我的叛逆绝非要表现出来,也并不夸张,我只是做我想做的,妈妈和姥姥说这就叫叛逆。比如,我想出去玩,但是妈妈和姥姥让我写作业,我坚持要出去玩,妈妈和姥姥说我是叛逆作祟。再比如,我想看小人书,妈妈和姥姥说要我看英语书,如果不看,她们就会说我叛逆。久而久之,我就叛逆了。
  
  刚说到小人书,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叫漫画书了。咱们就说漫画书,我小时候看的漫画书很多,很杂,而且有一些并不主流,比如《海底王子》、《光速小子》…我的朋友听也没听过,可是当我想把这些非主流的漫画找出来作证的时候,一本也找不到了。唯独那一本,我久久不能忘却的。
  
  我刚才说过了,小时候妈妈和姥姥管得很严,对于我一切非学习活动采取全面镇压的政策。我很反感他们这样对我,我觉得他们有另外一个亲生儿子叫“学习”,我也许是他们捡来的。出去踢踢球不允许,出去和小朋友玩玩跑跑也不允许,看看漫画书也不允许,甚至她们缴获我好大一部分漫画书拿去卖,换来几毛钱几块钱,难道我的乐趣就值几毛钱几块钱吗?
  
  好在还有一些被我藏了起来,比如那本,我到现在也不知道那本书叫什么名字,因为那本书封皮上没有字,书的大小和一般的书比起来要大一些,看上去不像一本漫画书,倒是像一本语文书,我想这就是为什么妈妈和姥姥没有把这本书收走的原因。书里面的内容断断续续的,没有对白,只是一些人站在一起,一格一格的,有男孩有女孩,他们好像在说着什么。说实话我看不懂,但是又非常的好看,原因是我觉得这些画是会动的,今天与昨天看的内容是不一样的。比如,我今天打开第五页,里面第一格里,那个男孩是坐着的,但是到了第二天,他就站起来了。难道是我记错了?
  
  好在我有一些爱好是看起来正当的,比如我参加了学校组织的美术小组。这些良性活动,妈妈和姥姥还是很支持的。于是平时我有机会就会画一些漫画人物,让他们即活在我的心中,又活在我的纸上。

  
  这本无名漫画我看了很多遍,我偶尔发现他们会有一些表情、动作,甚至情绪波动,时而开心,时而气恼,时而窃窃私语。偶然我便有了一些念头,我想既然这些漫画不完整,我为什么不把它完整起来。于是,我走到阳台,看着家门外的世界,开始画起来。
  
  我家住在顶楼,看外面方便的很,高而远。我看着书上孤单的一个个人物有些可怜,变在他们身后画上树啊啊,自行车啊,楼房啊,反正家附近的景物,我都把他们画尽了。再然后就是我的一些朋友,比如住在我楼下的小凡。我是很喜欢小凡的,但是她不喜欢我,她喜欢我的同桌周佳。况且最近她会欺负我,我总觉得她是在和周佳一起欺负我。比如:她是班里的干部,她就借着干部的名义向老师告状,说我的坏话。老师找到我,把我干过的坏事一件件的说了出来,比我自己还清楚我自己。
  
  我有些想报复她和他,但是我真的不知道如何下手。有一次,我打开了那本无名漫画,我看着画中的两个人,一个男的一个女的,女的怎么看怎么像小凡,男的呢,又怎么看怎么像我的同桌周佳,我看着画上的男孩就坐在女孩的旁边,头低低的,好像要干什么但有不知道干什么的样子。于是我胸口一气,画了一把刀子在周佳的手上,直直地扎向坐在旁边的小凡,刀上的血滴滴的掉下来。
  
  晚上,我做了个梦,梦到我画的画变成了现实,周佳的头低低的,看着小凡,然后手从位子里缓缓地拿出来,是一把刀,我当即站起来大叫,喊着小凡快逃,谁知那个刀一瞬间就划了过来,扎在了我的身上,血滴滴的掉了下来。
  
  我第二天没有去上课,我真的好害怕,我想小凡并不该坐在周佳的旁边,不应该会发生那样的事情的。况且我又没有去,他该不会做出那样的事的。这怎么可能是真的呢?当时还是小孩子的我,怎么也不肯去上学,就在家里看电视,装病还吃了很多的药,也始终不肯看那本无名的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