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人偶,怨灵人偶2

  • 时间:
  • 浏览:6

  前一段时间家里来了个远房表妹,我对这个表妹完全没有印象,听父母说,是因为是远亲,很久没有来往,于是便不认识她。远房表妹叫周霞,说起来也是个可怜的孩子,父母因为一场车祸而双双去世,而周霞给我的感觉是就是神经兮兮的,只要一出口,不仅语出惊人,简直到毛骨悚然的地步。
  
  观察她很久了,有时候总会在她的房间里传来奇怪的声音。今天我趁她出了门,站在窗户前张望了好一会确认她走了就悄悄的打开了她正住的这个房间,一阵腐臭涌了出来,凌乱不堪的床,衣柜前那长短各异的假发,这不开不知道,一开吓一跳。角落里还摆放着一个身体残缺的人偶,缺胳膊少腿,客厅里透进的灯光下人偶的表情格外的狞悚,她到底是怎么带进来的。
  
  突然人偶的眼睛动了一下,我双手一颤,揉了下眼睛错觉吗?不禁捏了一把冷汗。
  
  “我说过不要进我的房间!”周霞瞪着眼睛悄无声息的出现在门外
  
  我吓了一跳,一个脚打滑压在了那人偶身上,压断了它的头,我急忙的就爬了起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周霞紧张的冲了进来一把推开我,抱着那个人偶的头就寸了回去:“别生气,别生气……姐姐回来了!”
  
  周霞转过头眯起眼睛语气很低沉:“他说……要杀了你…杀了你。”
  
  我心里一阵火大,我皱起眉头伸手指,我好意道歉居然说出这种话:“你再胡说八道的话……小心你的嘴。”
  
  啪的一声我把门甩上了,老妈从外面回来打开门就看到怒气冲天的我:“怎么了?你这生什么气?”
  
  “妈,你赶紧的把周霞给我赶走,什么人!整天就那么披头散发,那一身的黑裙子我就没见她换过,人不人鬼不鬼的……还有她屋里的那个人偶都能给人吓出毛病来!”我这一口气都抱怨出来了
  
  老妈伸手摸了摸我的头,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叹了一口气:“你就体谅一下她吧!那孩子现在孤零零一个人。”
  
  说完老妈就去了厨房,吃晚饭了,周霞从房间里把那个刚才被我压的面目全非的人偶抱上了饭桌:“肚子饿了吧,姐姐喂你吃饭。”
  
  刚才的气还没消,现在居然蹬鼻子上脸了,我放下碗筷,这个人偶给我的感觉实在不对劲:“你是存心的吧!”
  
  周霞满怀怨恨的表情,一口一口咬吃着饭,我看向老爸老妈他们居然不给一点反应:“爸妈,你们都不说下?”
  
  老爸老妈看着只是一脸茫很无奈的模样:“雪月,别说了,吃饭吧!”
  
  我气的直接摔筷子:“我不吃了!”
  
  周霞朝着我微微一笑,那嘲讽的眼神,我握着拳头看在看爸老妈的面子上:“周霞,你别太嚣张!”
  
  我坐在客厅里,我听到浴室里传出了“bongbong”的声音,我进去一看,周霞正用自己的脑袋撞墙,我老忙伸手拽住她:“你不想活了吗?”
  
  周霞一脸茫然的看着我:“表姐?你杀了我吧!”
  
  “你真的是病的不轻!你人格分裂吗?”我把她拉出了浴室
  
  下一秒周霞甩开我的手,说话的口吻又变了:“别碰我!”
  
  夜里熟睡中听到了有人在叫我:“表姐……表姐救救我!”
  
  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吓的我一身冷汗,大口的喘气着,拿过枕头就砸了过去:“你有毛病啊……大半夜你干嘛!救你什么……”
  
  周霞带着那一头假发,画了一口鲜艳的红唇,突然一动不动的站着,月光照射进窗户衬托下她那惨白的脸朝着我又露出了那一抹诡异的笑容,直令人发紫。和刚刚欲哭无泪的样子又判若两人。
  
  客厅外传来了“笃笃笃”的声音,这么晚了爸妈都睡了,还有谁?
  
  我掀开被子向前一把拽下周霞的假发:“你又想玩什么把戏,滚回你的房间……不然我就不客气了!”
  
  我伸手打开门,微弱的光线只见客厅里的那个灰色沙发已经破烂不堪,白棉掉了一地。
  
  我打开右手边的灯,轻手轻脚的朝着客厅走去,沙发上正靠着那个人偶,仅有的左手正握着一把锋利的剪刀,机械的转头看向了我,吧嗒一声头掉在地上,滚到了我的脚边,眨着眼睛。
  
  “啪”的一声,灯暗了,我一脸惊恐的大叫了起来,一脚踹开了那个脑袋,拔腿跑回了卧室关上了门,反锁了,擦着脸上的汗,瘫坐在地上,那个人偶刚才动了,真的动了。
  
  “咚咚咚”,传来了敲门声,还有刺耳的摩擦声“吱吱吱”,我难忍的捂住耳朵:“走开……走开啊!”
  
  我被这声音折磨的眼泪哗啦啦的就流下来了,蜷缩起来,心里的恐惧不停地扩张,颤抖。
  
  我看向了依旧站在原地的周霞怒气一拥而上,我猛的站了起来一把揪住她的衣服:“你到底想怎么样?你带了什么鬼东西回来……………你是不是中邪了,你看看你什么鬼样子…………马上滚出去……滚出去”
  
  “他说要杀了你……呵呵呵……呵呵。”周霞看向了那扇门
  
  我伸手一巴掌就打了过去,我把害怕愤怒都对向了她:“那个人偶,你到底从哪里弄来的,像你这种人为什么没有在那场车祸中……死掉,你想把我折腾疯吗?”
  
  一巴掌难解我心头之恨,我又甩了几巴掌停了下来,周霞突然抓住我的手咬了上去:“啊~~”
  
  “爸,妈!”我一脚揣在周霞的肚子上,手自己被咬出血了
  
  “怎么了?”老爸老妈总算听到声音了
  
  “雪月你开门啊!”老爸一个劲的敲门
  
  老妈跑回房间拿了钥匙打开了门,看到瘫倒在床边的我脸色就苍白了,老妈拉过我的手着急的问着:“怎么流血了?”
  
  老爸看向了一旁的周霞,还有她嘴角边的血,似乎明白了什么。
  
  老爸朝着周霞走去,我发现那个人偶不知道什么时候挂在了周霞的背后。
  
  我轻声的在老妈的耳边说了一句话:“妈,快去打电话给周妈妈,请她务必来一趟。”
  
  我发现周霞的眼神越来越不对劲,乌黑的眼眸变的深邃,我一把推开老爸:“爸,小心!”
  
  老爸撞墙了柜子晕倒了,我拍了拍他的脸:“爸,你没事吧…爸。”
  
  周霞掐住了我的脖子,我隐约的听到那人偶的声音:“杀了她……杀了她!”
  
  我感觉天昏地暗,头晕目眩,两眼发黑,感觉呼吸不到空气,周霞的力气怎么会变这么大。
  
  “表姐我……我不想杀人!”我无力睁开眼睛,但是我感觉到她的眼泪滴在我的手上,这到底怎么回事,我的脑袋冒出无数个问题
  
  “雪月,周妈妈来了!啊啊啊……”老妈看到这一幕吓得腿软
  
  一条突如其来的绳子打在了周霞的身上:“啊!”
  
  我摔到了地上,残喘着,周妈妈一把我拉了过去:“你这个表妹身上缠了不得了的恶灵啊,我找它很久了。”
  
  我早就应该发现那个人偶不简单了,我懊恼的站在周妈妈的身后,诠释这一切。
  
  周妈妈将符套在绳子上挥了出去,缠住了周霞的脖子一把拽了过来,她身后的人偶迅速的逃开了,用手里的剪刀砸碎了玻璃,跳窗跑走了。
  
  周妈妈不爽的啧了一声:“又被逃了!”
  
  我接住了周霞,一道白影从她的身体飘出,发现她身体冰凉,皮肤僵硬,嘴唇发黑,皮肤暗黄,伸手试探没有呼吸,我吓的脸色发青:“周妈妈,我表妹怎么了?”
  
  周霞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对不起表姐,给你添了不少的麻烦,再见了!”
  
  “什么意思!”我搞不懂现在的状况
  
  周妈妈伸手摸了摸周霞的脉搏,翻看她的眼睛:“她应该死了很久了,她会站在你面前完全是因为被恶灵操控了,她本身的灵魂也被困住了,所以还会有一点自己的意识,好好替她安葬了吧,让她安心的走吧。”
  
  我懵头一屁股坐在了床上,眼泪刷的就下来了。没想到她这么痛苦,看着地上周霞的尸体,她刚才真的哭过!那我还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说了那些过分的话…还出手那么重……连对不起都来不及说,也没能好好说上话。
  
  “你表妹的躯壳就要腐烂了,那恶灵是没法用了,所以盯上你了……”周妈妈从口袋里递过来一张护身符给我
  
  “这个暂时可以保护你!”周妈妈拉上东西追了出去
  
  我这件事之后我明白表妹家人出车祸并不是意外,我也了解到周霞出事的那一天,这个人偶出现了,我不想在让无辜的人受害了,人世间最束手无策就是鬼说之类的事。
  
  几天之后,处理了表妹的后事,我去找了周妈妈恳求了一件事:“周妈妈,请你收我为徒……我要亲手解决那只恶灵,我已经下定决心了,我也想做力所能及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