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食脸皮的百合,百合会使脸过敏吗

  • 时间:
  • 浏览:16

  龙思宜和余敏是室友。2人一起在这个城市租住,也算是陌生的依靠。2人关系不错,余敏长相甜美,于是有很多的追求者,而龙思宜相比较之下就差一点。
  
  晚上,龙思宜躺在沙发上看电视,门响了,余敏拿着一束走了进来。
  
  “这束花真好看,闻着也特别香。”龙思宜要过余敏手上的玫瑰花,珍惜地轻嗅着说。
  
  “你喜欢吗?你喜欢送你吧。”余敏放下包,一边蹲下来换室内拖鞋一边跟龙思宜说这句话,语气很是随意。
  
  龙思宜闻言眉毛往上一挑,身子懒散的斜倚着墙壁,好奇般地反问道:“听你这口气是不喜欢这束花喽!这花谁送你的啊?”说着两只手还不住地把玩着玫瑰花。
  
  “哎呀~你今天怎么那么多话,我以前不是也把花拿到你这里过,怎么不见你问是谁送的?”余敏换好鞋,直起腰来奇怪的看着龙思宜。
  
  龙思宜嘴角一勾,戏谑道:“我这不是好奇吗!这花到底是谁送的啊?是哪个傻小子又迷上了我们美丽动人、温柔可人的敏敏公主了?”
  
  余敏白了龙思宜一眼,越过她往客厅走去,一副对你不想和你说话的表情。
  
  “说嘛说嘛~八卦不带扒一半的,没准送你花的这个人我还认得呢!”龙思宜跟了上去,不依不饶的,颇有几分你不说我就一直缠着你的架势。
  
  余敏看了龙思宜一眼,忽略掉她渴望的眼神,慢慢悠悠地坐到了沙发上,再慢慢悠悠打开电脑包拿出电脑按下启动键。待觉得彻底的吊足了龙思宜的胃口后,才好整以暇的开口道:“这个人你还真认识,就是你们部的副部长,好像叫什么高佳木来着。”
  
  电脑启动的声音响起,余敏低下头输入密码,也就没注意到龙思宜猛地紧缩的瞳孔和不自觉握紧的拳头。
  
  “你喜欢他吗?他人很不错哟!”龙思宜听到自己开口这样对余敏说。其实余敏的答案她大致是确定的,可她还是对余敏会说出不一样的回答抱着一丝期待和莫名的烦躁。
  
  “我怎么会喜欢他!?玩玩而已吗!”余敏嗤之以鼻,头也不抬的说。
  
  “哦。”龙思宜干巴巴的应了一声,思绪紊乱,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呆呆的坐着。
  
  “这个怎么做,你过来教教我。”余敏遇到了问题,开口求助龙思宜,眼睛还是牢牢地盯着电脑屏幕。
  
  一秒、两秒……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后,还是不见龙思宜坐过来,也没感觉到她的移动,余敏疑惑的抬头看向她,只见她笔直的坐在沙发上,眼睛盯着被她放在茶几上的玫瑰,眼神却飘忽不定,一看就是在神游天外!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余敏忍不住过去推了龙思宜一下。
  
  龙思宜回过神来,胡乱地编了个理由,就像平常一样和余敏相处了,但是,心里忍不住泛起的阴暗,却迅速的持续生长着……
  
  龙思宜做了一个梦,梦里,她和高佳木相恋,结婚,生子,日子过得甜蜜幸福。梦里,没有余敏。
  
  然后龙思宜就醒了,她抱着被子蜷缩着,忍不住哭了起来,为什么,为什么要有余敏呢?为什么明明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余敏那么漂亮,那么受人欢迎,她却那么平凡,那么黯淡;为什么她从小到大唯一动心的男人,喜欢的是她余敏……
  
  龙思宜忍不住想到过去,从小,余敏就是人们眼中的公主,她长的好看、会跳优雅的芭蕾、家里还有钱。
  
  而她龙思宜呢?说是一起长大闺蜜,其实,更像是跟班吧,在余敏的旁边,衬托她美丽的丑小鸭,总是赖在余敏旁边的影响画面和谐的家伙,人们提起她时,大多说的是“余敏旁边的那个啊!”没错,在余敏的旁边,她就像是个隐形人,有谁真的看到过她的存在?
  
  “可怜人呀!”有个沙哑的声音传到龙思宜的耳中,这声音却如一道惊雷,将龙思宜沉浸在自己世界里思绪劈醒。
  
  “谁?谁在说话?”龙思宜一抹被眼泪模糊了的双眼,一个激灵从床上坐了起来,惊恐的问道。
  
  “不用管我是谁,你只要知道,我能帮你就够了。”像打开一扇生锈铁门时发出的摩擦声一样难听的声线,龙思宜向着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只见一个全身笼罩在黑色斗篷之下的人,站在月光直射不到的房间角落。他与黑暗完美的融和在一起,若不是他自己发出声音,龙思宜都感觉不到他的存在。
  
  “我不需要你的帮助,马上离开我的房间,不然我叫人了!”龙思宜色厉内荏的喝到,但说完这句话,她突然觉得,身体……不能动了!!
  
  “呵呵,小姑娘,不要将我这样的好人拒之门外,我不会伤害你,我可是来帮你的!”黑袍人像是十分享受于观赏龙思宜惊恐不安但又无力挣扎的表情,好心情的用用诱拐的语气说道。
  
  龙思宜怎么会相信他!?可她连嘴都张不开,更别说发出声音叫人了,她的眼睛紧紧的盯着黑袍人,生怕他做出什么对她不利的事情。
  
  “你不是嫉妒你的朋友吗?我帮你,把你想要的,都夺过来,怎么样?”黑袍人袍子兜帽遮及脸部的那部分黑布随着他说话时呼出的气息轻微地飘动着。
  
  龙思宜诡异的安静了下来,脸上惊恐地神情减少,反而多了渴望和被人戳破心事的紧张。
  
  “不就是有一张美丽的脸蛋吗?凭这个就可以轻易得到别人的好感和爱慕,过的顺风顺水的,老天真是不公平呐!你说是吗?”
  
  ‘真是不公平啊!’龙思宜心想。
  
  黑袍人说完,也不等龙思宜做什么反应,自顾自的又说道:“你说,把她的脸,换到你身上怎么样呢?那么她拥有的一切,包括你喜欢的人的爱慕,就都是你的了,不是吗?”
  
  ‘如果我有那张脸……高佳木……’龙思宜情不自禁地陷入幻想之中,精神恍惚起来。
  
  “我给你一支狐尾百合,你只要在余敏睡着之后,把百合放在她的枕边,待到百合变成黑色,再把百合放到自己脸上,你们的脸就会交换了。”黑袍人抬起手臂,滑开的袖子里探出一支洁白的有些妖冶的百合花,龙思宜的目光习惯性的顺着狐尾百合的枝干向上看去,当看到黑袍人握着花枝的手指时,龙思宜的瞳孔猛的紧缩,胃里一阵翻腾。
  
  他手指的皮肤就像是枯死的的树枝,上面青筋虬结,显得格外恶心!
  
  黑袍人像是感受到了龙思宜的目光,手指猛地往袍子里一缩,他慢慢的走近龙思宜,在龙思宜惊悚畏惧的目光中,将百合放到了床头的柜子上,袖子一甩,龙思宜就向后软到,失去了意识。
  
  月过中天,龙思宜在黑暗中清醒,她以为自己做了一个荒诞的梦,一转头,却看到了一支妖艳的狐尾百合。她想起它‘换脸’的功效,想起高佳木,忍不住伸手将它执起,放在月光下打量着。
  
  然后,她像是魔怔了一样,下床,光着脚走到隔壁余敏的房间里,将百合放到了她的枕边。
  
  ‘试试,没准是真的呢!’龙思宜心想。她跪在余敏的床边,看着洁白的狐尾百合,眼中散发出狂热的光芒。
  
  果然,随着时间的推移,百合渐渐开始变色,从浅灰变作了如墨般的漆黑,余敏的脸上也慢慢发生变化……
  
  余敏的脸像是被什么东西啃掉了脸皮,只剩下一个血肉模糊的头颅,在月光下格外恐怖。但龙思宜不但不觉得害怕,反而有种目的即将达成的兴奋感。
  
  待到百合不再变色,龙思宜将之一把捞起,逃也似的回了自己房间。她迫不及待地往床上一躺,将百合放在了自己的枕边。她看着脸边的花朵,眼神热切地像要燃烧起来。
  
  百合开始变白,可她明明无比清醒,眼皮却越来越重,怎么都睁不开,然后失去意识。
  
  黑袍人又无声无息的出现了,他站在龙思宜的床边静静等着,百合渐渐回到原来洁白的样子。龙思宜也变得和余敏一样,没了脸皮,只剩血肉。
  
  黑袍人伸手握住百合花枝,随着时间的推移,花朵渐渐枯萎,可黑袍人的手指却慢慢变得与年青人一般的弹性而温润。
  
  苗族巫蛊:枯木逢生。蛊虫寄生于狐尾百合之内,成虫后需噬两人精气,被噬者不得心存怨恨,伺者不得亲自动手,享用者再返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