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茅山禁术,茅山十大禁术

  • 时间:
  • 浏览:9

  “虎子,快跑!你爸爸他快抵不住了!”
  
  “二叔,他们为什么抓我爸?”
  
  “都什么时候了,还那么多为什么!”
  
  被称作二叔的是一个看上去三十左右,体格健壮的中年男子,此刻正带着虎子从厅堂向后院跑去。
  
  门口一阵喧骂,“谢建军,你个臭老九,牛鬼蛇神,屁!快把门给我开开!”
  
  谢建军好不容易才把门闩扣上,朝虎子他们的方向追过去。
  
  ......
  
  “大哥,怎么办,后门也全是人,有些愣头青已经翻墙进来了!”中年男子道。
  
  “妈的,我没什么事,只是我家虎子......”
  
  “不管了!”谢建军把后院祖先的牌位划到地上,“对不起了祖先们,这是咱谢家最后的血脉了!”
  
  谢建军掀开牌位下的木板,一股恶臭漫了上来。
  
  “大哥,你疯了!那里面可是祖先封着的千年僵尸啊,你想让虎子去送死吗?”
  
  “来不及了,僵尸有符咒压着,动不了。”建军看向虎子,“虎子,你就藏在这,看见什么都别怕,别出声,别出来。”
  
  虎子瞪着眼睛,用力的点了点头,“放心吧爸,我都二十了,您注意安全。”
  
  谢建军用力的抱了下虎子,把一个香囊塞进他手里,“虎子,到晚上再出来,照着这个地址,进城找一个叫柳三的人,他会照顾好你!”
  
  虎子二话没说,跳进了牌位下的地窖里。
  
  民间灵异故事:茅山禁术
  
  “建豪,咱谢家人就剩咱们三了,网我们从前对这些人那么好,今日竟恩将仇报。但无论如何,我只希望保知安平安啊!”
  
  “放心吧大哥,我们把这些人引出去,咱谢家有后,将来一定大有作为!”
  
  【5月,一场长达十年的浩劫开始了,数不尽的知识分子在这场浩劫中失去生命,当然也包括谢氏一家,谢家常年以看风水为生,平日帮本村和附近的村子看风水,破鬼邪之说,十里八乡无人不晓。
  
  但可惜,名气越大,反而最先成了受迫害的对象,谢家兄弟三个,谢建礼排名老三,最先受到迫害。一家三口受不了侮辱夜里服毒自尽。老二建豪的妻子也在这场浩劫中跳井自杀,怀里还抱着年仅两岁的孩子。建军排老大,妻子被吓得发了疯,只留下年仅20的儿子谢知安,建军在祖宗面前立誓,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谢家断了香火!】
  
  “谢建军,谢建豪!!你们别跑,抓住你们非吊死你们!”
  
  ......
  
  谢知安跳入地窖,和想象中不同,这里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黑暗,只不过那股恶臭让知安的胃一阵抽搐。
  
  知安听外面的吵骂声渐渐远了,知道父亲和二叔为了保全自己引开了那些人,心里不由得一阵难过。
  
  不过现在不是难过的时候,地窖紧接着的是一个长廊,长廊一侧灯火通明。
  
  知安平复了一下心情,朝那火光移了过去。
  
  不过一想到二叔和父亲的对话,知安这心跳就越来越快。不过似乎不是因为害怕,知安心里清楚,这是一种兴奋,一种终于要成为真真正正谢家人的兴奋。
  
  早在知安十岁左右,他就发现了自家的异样,家父常年不归家,回家也总是带着新伤。家里除了到处都是的风水书外,还有一些破旧不堪的古书,知安自打小时候就对这些颇有兴趣,称父亲不在家,早已里里外外吃了个透彻。
  
  想到这里,知安越发兴奋,竟加快了步伐。
  
  越接近灯火,恶臭越浓,这是一种腐臭,腐臭中带着些血腥味,恶臭扑面而来,让知安不由作呕。
  
  近了,知安不由心头一颤。
  
  这是个阁子,像是古代的藏经阁。
  
  阁中八座书架,书架上头各接出一锁链,锁链横跨八面透明石壁,钩在一铁笼上。
  
  铁笼上头贴满密密麻麻的符咒,知安认得,这是古代的镇妖符。
  
  而最引知安注意的是这八面石壁,石壁剔透晶莹,隐隐约约里面透着些黑影。
  
  石壁下接出八股麻生,麻绳中间结着块石头,尸犬石!
  
  知安不由一惊,尸犬石传自上古。传言数百只恶犬相残,活到最后的为犬王,而这犬王死后便会化为一块紫黑色石头,正是尸犬石,尸犬石以小为精,有驱邪避鬼的作用。
  
  知安越来越沸腾,这铁牢中关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知安越想越激动,缓缓向铁牢移过去。
  
  越近,知安看的越清楚。
  
  布衫,罗裙,碧玉簪,柳眉,红唇,兰花指。
  
  “你是何人?”
  
  知安被吓了一跳,万没想到这里面关的竟然是一个人,还是一个姑娘!
  
  “我叫谢知安,你是什么人,怎么关进我家的地窖里?”
  
  “谢家?”那人不由冷哼一声,“还不是拜你的老祖宗所赐。”
  
  那人声音平淡,边说边慢慢直起身。
  
  这一直身不要紧,却把知安弄了满脸通红。
  
  牢中关的何止是一个姑娘,那姑娘容貌倾城,十指芊芊动人,眼神灵动自然,简直是一位仙女。
  
  “怎么了?”姑娘不由的一问。
  
  民间灵异故事:茅山禁术
  
  知安压了压内心的躁动,深知妖怪懂得蛊惑人心,闭上眼道,“我再问你一遍,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被关在我家地窖?”
  
  “哼!”
  
  “我本名柳芊芊,自是京城戏子,无奈奸人所害,死于闺房,但心结余怨,化作尸鬼,已是没有法子的事了,但芊芊生性耿直善良,那奸人的死和我毫无瓜葛,我无需承担什么。但我已为尸鬼,你谢家要收我,我也毫无怨言。”
  
  知安沉默良久,不知该不该信。
  
  “你一小小尸鬼,怎么能如此周折降你?”知安突然顿悟,差点就上了当。
  
  “哼。”自称芊芊的冷哼一声,“降我,降的是我上头那家伙吧!”
  
  “什么!”知安不由一惊,又环顾四周。果然,这尸犬石棱角向外,透明壁微微向里倾斜,八座书架最为明显,是伏羲老祖所创的八卦,八卦讲究阴阳调和,若这芊芊为阴,则必有一阳与之调和,下地为阴,上天为阳,“难不成?”
  
  知安猛地抬起头,果然还有一座牢笼,这牢笼更为坚硬,所贴符咒乃是上古镇邪符!
  
  知安这才反应过来,那股恶臭正是从此处散发而来。
  
  “你是什么人?”知安往后退了退,感到莫名的害怕。
  
  “您就省省力气吧,我在这近千年也没见他说一句话,再说这尸体都腐烂了,还能动么,哼。”芊芊自知那眼前不过一毛头小子,多说无益,索性又坐了回去,轻拭着自己的眉毛。
  
  知安听后,心情略微平复些,竟围着这八面石壁转了起来。
  
  “哼”芊芊瞟了知安一眼,初生牛犊,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知安仔细打量着这石壁,却依然是毫无头绪,内心的好奇心越来越躁动。
  
  “你要是好奇那东西,不妨看看你祖宗留下的那些书啊什么的,我在这近千年,无数的谢家人在这翻阅过,当然,也还有你的父亲。”芊芊摆弄着兰花指道。
  
  知安瞥了芊芊一眼,不由得心生疑问,眼前这姑娘看着并不坏,难不成真的是自己的祖上搞错了?
  
  不过,这疑问可抵不过自己的好奇心,知安快步移到书架前,内心的激动再也无法抑制,自己终于要成为真真正正的谢家人了。
  
  不过,让知安失望的是,这大多是些医书啊,风水书啊什么的,唯独这第一座书架上的第一本,和第八个书架上的末一本有些意思,这第一本上记载着的是些符咒,小到驱邪镇宅之咒,大到降妖除魔之咒。
  
  而这第二本才是让知安真正为之一颤的。这第二本记载着从古至今的奇闻异事和古怪器件。这最近才传闻的上海林家37号宅,新疆的罗布泊事件等,样样俱全,除此以外这里面还真记载着这八面透明石壁的故事。
  
  这石壁取自黄河,因此得名黄河壁。相传有一年黄河眼干涸,露出一面透明石壁,当时这壁下有一团黑影,村里人都传言这壁下住着一条龙。但谁也不知道是不是,于是找来村里的长者来给看看,这长者90对岁,头发,胡须花白,见到这石壁时面露大惊之色,紧接着竟下到这壁上盘膝而坐,一坐就是一天一夜。村里人见没什么事,就慢慢散去了。可没想到第二天这人就不见了。
  
  从此这老者再也没在这村里出现过,倒是这石壁下面又多了一团黑影。
  
  邻村有个司令听闻不信邪,带着士兵硬是把这石壁给刨开了,随着刨开后,黄河水一涌而出。吓得士兵全都跑了,空留这岸边的九块碎石壁,之后便也没了下文,只是听说这石壁每隔几年便产生些变化,像是活物一般。
  
  民间灵异故事:茅山禁术
  
  知安咽了咽口水,知道这两本书的份量,一时间竟手足无措。
  
  忽的,铁链三颤,可醉迷书中的知安却浑然不知。
  
  一股阴风接连升起,腾腾紫气四散而聚。
  
  芊芊凝目皱眉,顿觉有股子邪气儿,开始在周围凝聚。越来越浓…
  
  “呼…”一声闷响,如狮虎般低吼,夹掩着寒气儿,在这窖中如浪般层层叠起。
  
  知安突然发觉不对,手心开始冒冷汗,身体也不由得打哆嗦,这声音哀转久绝,怨气横生,该不会…
  
  芊芊眉毛紧皱,突然吼道,“臭小子,你干了件不得了的事儿!”
  
  知安闻声,忽的大悟,“这是划清生死界线的界门咒,我拔了这死门的第一笔,生门的最后一笔!这咒,破了......”
  
  缓过神来,知安忙要把书插回去。
  
  却听到背后“嘭!”的一声,黄河壁接连碎裂,镇邪符横空燃起,这铁牢笼,已经炸开了!
  
  八处锁链瞬间弹开,其中一处直朝知安飞过来,知安一个侧身,险些躲了过去。
  
  慢慢的,浓烟中渐渐浮现一身影,鹤服碧腰,碎发羽冠。瓜娃子的...千年僵尸!!
  
  忽的,那千年僵尸突然血目圆睁,竟不分青红的直向着知安横冲过去!血盆大口下两个锋利的毒牙隐匿其中,这一口咬上去,足以把知安整个身体撕开。
  
  知安眼睁睁看着那腐尸冲自己飞过来,肝胆俱颤,可不争气的腿脚早就没法行动了。
  
  “砰!”
  
  一阵刺眼的强光充满整个空间,那千年僵尸犹如撞上了一面屏障,被弹了回来。
  
  知安愣在原地,摸了摸身体,尚且完好,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呼…”僵尸大口呼着寒气,口中咀嚼,含糊不清。
  
  那千年僵尸像是怕了什么,咬牙切齿的看了几眼知安后,竟一眨眼窜了出去。
  
  惊魂未定的知安,四下望去,发现这强光是从一面黄河壁中冒出来的。
  
  慢慢的还浮现出几行字:北宋建隆元年,大臣赵凤九荒淫无度,死于榻,因其子孙无知,葬于九坟聚阴处,成尸鬼,饮人血,恶行昭著,得茅山俗人弟子谢元,谢仲合力斩杀,将其尸与时尸鬼柳芊芊封与伏羲八卦中,得界门咒以降。唯恐后人不得法门难以当之,故留此言戒之,若赵凤九破法门,子嗣当立习《咒》,《怪》二书,再封赵于八卦中,否,必天下大乱,谢元。
  
  知安看过后,顿生愧疚之感,如果再不制止那千年僵尸,后果不堪设想。
  
  想到这,知安立马直起身,带上两本书向出口走去。
  
  突然,知安停了脚步,拾起一火把,朝芊芊笼上的一层符咒丢过去。
  
  “既然那僵尸逃了,你也自由了。”
  
  “哼,你不怕我出去危害人间么?”
  
  “不怕!”
  
  芊芊心头一颤,“凭什么?”
  
  “直觉。”
  
  知安不再答话,加紧脚步朝向出口。此刻也不知道父亲和二叔那边的情况,自己这回闯了大祸,真不知怎么面对他们,知安咬了咬牙,要是有什么能弥补的,知安就算豁出了命也要做到!
  
  ......
  
  知安爬出地窖,天色已近黄昏,整个村子显得特别安静,早没了那些张牙舞爪的家伙。也没人喊着要抓“臭老九”什么的,知安像是做了个梦,就是嘛,自己的父亲平时对乡亲们那么好,怎么就成了蛀虫呢。
  
  知安越想越不是滋味,用力握了握手中的香囊,“但这就是事实啊...”
  
  知安不再多想了,跳出地窖,把祖先的排位又正正经经的摆放回原来位置,叩了个头,从后门出去了。
  
  ......
  
  这是条很有历史的老街,每到黄昏时刻,家家户户的米香都会飘到这,吃过晚饭后的乡亲们,老老少少,围坐在一起,你一句我一句的唠着家常。
  
  知安每想着,心头都像滴着血,因为这样的日子可能再也回不来了。
  
  忽然,知安在街角处,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形,不过他正趴在那里,身子正不断的颤抖着。
  
  “二叔!”
  
  那人勉强抬起头,口角微张,下半个身子却已不知去向。
  
  “知安,快跑......”
  
  果如知安所想,这人还真是那个最平易近人的二叔,可话音未落,二叔就断了气。
  
  “二叔...您别死...都是我的错......是我的错...都怪我...”
  
  知安恍然间抬起头,一时,竟像是傻了一般呆在那里。
  
  一眼望去,这街上的尸体已不计其数,少有全尸。
  
  慈祥的李大爷,领居家的二娃子,还有刚识字的小妹儿......
  
  “啊!!!”
  
  知安这一吼,是痛苦!愤怒!绝望!
  
  说不清楚......
  
  ——《茅山禁术》作者段雨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