棺材里的活人,死人在棺材里会生蛆吗

  • 时间:
  • 浏览:16

  托梦你信吗?
  
  “娘,我好闷啊……娘,快来放我出去……娘……”
  
  “二娃!”躺在床上的刘婆猛然坐起,大口喘着粗气。
  
  坐在炕沿的刘梅被吓了一跳,看着脸色煞白、额头布满冷汗的刘婆,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哽咽着安慰道:“娘,二哥他已经入土为安了,这些天你也累了,躺下来好好休息吧。”
  
  此时的刘婆目光呆滞,口中喃喃地重复着:“二娃……二娃……二娃他还活着,他还活着!”
  
  这一天是刘婆口中的二娃,也就是刘军的头七,刘军生前是县里工商局的局长,村里人不知道这工商局是干什么的,只知道刘家的小二在城里当了大官,风光得很。
  
  一个星期前,刘军为了应酬县领导的饭局,席上多喝了几杯,刘军本来就有高血压,再加上平常本来就不怎么喝酒,一瓶白酒下肚,刘军只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回到家以后衣服鞋子也没脱,倒到床上便呼呼大睡。刘军老婆也觉得刘军不过是喝醉了,也没怎么当回事,帮刘军把衣服鞋子什么的脱掉后就躺在旁边睡着了。第二天早上,刘军老婆醒来后喊刘军起床,只是这一喊怎么也喊不应,掀开被子伸手一摸,刘军这身子早就凉透了,刘军老婆这会可吓蒙了,赶紧打电话叫来了救护车。救护车到了以后下来两个年轻的医生,左右检查了一遍,脉搏早就没了,恐怕早就断气多时了。对刘军老婆说没有再送的必要了,直接联系殡仪馆吧。
  
  就这样,刘军也没去医院检查,就直接拉到了殡仪馆。刘婆知道了儿子的死讯当场昏死了过去,好好的一个儿子,怎么说没就没了。这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实在是难以承受。本来是要尸检的,但刘婆一想儿子都死了,再在尸体上割上几刀也是于心不忍,还不如留个全尸入土为安,这医院只能根据以往的经验说刘军的死因大概是酒精中毒引发的心肌梗塞,因为发生在半夜,没有及时发现,所以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
  
  村里人思想陈旧,对火葬很是忌讳,刘婆不想让儿子的遗体经历烈火焚身的痛苦,再加上刘军在任的时候没少敛财,也很是富裕,刘军老婆拿出两万款钱打发给领导和殡仪馆,趁着半夜的时候派了一辆面包车,偷偷地把刘军的遗体从殡仪馆的后门运了出来。
  
  因为夏天天气热,本来该三天下葬,刘家人怕停灵太久,尸体腐败会被发现,两天后就决定安葬刘军。
  
  出殡的那天,村里人都以为漆黑的大棺材里装的是刘军的骨灰盒,事实只有刘家人自己才知道。
  
  自从刘军死后,刘婆就没合过眼,每天就是念叨着刘军的小名,看着刘军生前的照片流泪。等刘军入土以后,刘婆在众人的安慰下,才渐渐的能闭眼休息一会儿。
  
  然而每次刘婆这一睡着,总是会做同一个梦,梦里一片漆黑,二娃刘军在有气无力地喊着:“娘……我好闷……娘。”
  
  每一次刘婆都会在这诡异的声音中,从睡梦中吓醒,连续着四五天都是如此。
  
  头七这天,安排好各项事情之后,刘军的妹妹刘梅安慰着头发白的刘婆睡下了,只是刘梅还是不放心,坐在炕沿上守着熟睡中的老母亲
  
  刘婆没睡多久,就发生了刚开始的那一幕。
  
  等刘婆渐渐恢复了神志,刘婆抓住刘梅的双手,刘梅只觉得母亲的这一双手冰冷冰冷的。
  
  刘婆满目含泪,颤颤巍巍地说:“小梅啊,这些天娘总做着同样的一个梦,梦见你哥说好闷啊,你说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刘梅这也是第一次听母亲讲起,不免头上吓出了冷汗。
  
  “
  
  海慧寺的方丈以前说,这头七梦见死去的人,是死去的人在托梦啊。”刘梦哆嗦着说道。
  
  刘梅没耽搁,直接找到了大哥刘进,原原本本的把事情告诉他,这刘进一听说也是吓了一跳,难不成这二弟下葬的时候还活着?
  
  刘进赶忙带上自家的几个壮汉,带着铁锨家伙什来到了刘军的坟头前。坟上的新土培上还没几天,挖起来也不费劲,两人挖了没多久就看到了黑漆漆的棺材,然后几个人用铁锹撬开棺材盖,然后齐力一掀。棺材盖掀开之后,里面的场景让在场的几个人测底吓傻了。
  
  刘军在棺材里是坐着的!身上穿着下葬时的寿衣,只是脸色发紫,面部扭曲五官都变了形,两只眼睛瞪的大大地,看得众人只觉得脊背一阵寒意。
  
  刘军的双手向前伸着,手指已经磨得血肉模糊,有的已经露出了森森白骨……
  
  看见这样的场景,刘进只觉得脑袋里嗡的一下,连手中的锹掉下来砸在脚上都没有了痛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