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人唱片铺,吵死人唱片a-z(M)

  • 时间:
  • 浏览:49

  经过一阵忙碌的时间,好不容易有空闲下来了,张玲便约上好友小梅暴力一个旅行社,跟团云南边陲一个名叫糖心的小镇。天色已晚,导游安排她们住进一家旅社。八点的时候,旅社线路故障,停电了,张玲约上好友小梅,两人到小镇上去逛。
  
  糖心小镇店铺林林种种,卖的多是地方特色的物品。张玲很喜欢手工工艺品,她相中了一条贝壳项链,小梅则挑上一件刺绣的鸳鸯手帕。她们逛到了北边一条狭窄的小巷,小巷灯光很暗,路灯下有一间过桥米线店,散发着诱人的香味。张玲迫不及待地拉小梅进去吃了一碗过桥米线。张玲问店主,过桥米线是不是这条小巷最后一家店铺,店主指了一下小巷深处,对张玲说,那儿还有一家店铺。张玲和小梅顺着店主指的方向走去。走了十几米远,有一间放着古典音乐的店铺,门铺上挂着个招牌:天籁之音。
  
  张玲和小梅进去,店主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托肘在柜台闭目打盹,张玲和小梅的叽喳声都没有引起店主的注意。看来他睡得有些沉了。这是一间唱片铺,张玲挑着唱片,显得很兴奋,这儿的好几张碟片她找了好几家都没有买到。小梅在店里转了一圈,突然紧张地拉住张玲的手,把她往店外拖。
  
  张玲只好跟着小梅跨出店铺,她埋怨小梅,说那些碟片不容易找到的。小梅脸色苍白,呼吸急促。她说张玲没有注意到墙壁上贴的明星照吗?张玲说有,不就是邓丽君、陈百强、张雨生、梅艳芳,柯受良等明星的封面照吗?小梅紧紧地搂住张玲,生怕小巷的风把她吹走似的。小梅颤声说,他们都不在人间了!张玲吃了一惊,刚才看到的那些碟片,的确都是已故歌星的。
  
  二人匆匆回到旅社,旅社的线路已修好。洗过澡后,张玲睡下,耳畔却不时响起低沉飘渺的歌曲,她知道是邓丽君的《何日君再来》:“好不常开,好景不常在。愁堆解笑眉,泪洒相思带。今宵离别后,何日君再来……”
  
  隔日,旅行团在客车上,有个小节目,就是每人唱一首歌,一路联欢的意思。张玲的嗓子不错,她挑了三年前红透大江南北的一首名为“江笛怨”的歌,歌声清悠含情,博得大家的热烈掌声。到了目的地,她们参观了玉溪漂流和融竹洞,融竹洞有很多壁画,画的多是唐朝年间的渔家女,张玲看到壁上有个渔家女,很像是她死去的姐姐张玉。张玲痴痴地看着,不禁流下眼泪。
  
  导游过来,看到张玲在擦眼睛,笑说,是不是融竹洞的石灰屑飘落下来,掉到她的眼里去了。张玲摇头说不是,她指着壁画说她想起了她的亲人。导游仔细看了一下渔家女,果然跟张玲有些相像。导游说他带队来这儿参观无数次了,倒没有认真去看过壁画。不过他知道壁画前几年不知何故大面积剥落,后来当地的一个画匠重新进行了一番补画,所以壁画才还原清晰。张玲问导游知道画匠的地址吗?导游说可以帮她查一下。张玲在渔家女的壁画前留影纪念。
  
  导游把一张纸条给了张玲,他已经查到了画匠的名字叫桑宝,上面有他的电话和地址。
  
  旅游团走后,张玲借故留了下来,她拦了辆车,来到枸札镇小学找桑宝。桑宝正在给学生上美术课,他看到教室外边有个女子在探头探脑,便放下教案走出去。看到张玲时,桑宝眼睛一亮,嘴上浮起友情的笑颜,对张玲说:“欢迎你呀,美丽的张小姐。”怎么?桑宝认识自己?张玲一头雾水。二人来到操场的绿茵地上,张玲掏出在壁画前的留影,问桑宝能不能讲讲他口中的张小姐——她的姐姐张玉。
  
  三年前,桑宝在融竹洞给壁画补妆。工作了一个多月,已经接近尾声了,只剩下一面渔女壁画未补妆。桑宝开始专心地补绘。这时候,一个轻巧的女子身影晃动在画壁上,是张玉的。本来,在补妆期间,融竹洞并没有对外开放。不知她是怎么进了融竹洞的。张玉看到桑宝在给壁画补妆,非常感兴趣,便停留在一边看桑宝补画。当桑宝开始为一个剥脱了面貌的渔家女补画脸庞时,张玉忽然对桑宝请求,能不能照着她的样子给渔女补妆。桑宝笑说可以,但壁画上的渔家女能歌善舞,如果张玉表演一下才艺给他看,他满意了就把她画在壁上。张玉就清唱了一支歌,那支桑宝并不知道歌名的歌,却让桑宝听得如痴如醉,果然他把张玉的样子画在了壁上。张玉看着壁上的渔家女,开心得像个小孩子一样。
  
  两人聊了一会儿,桑宝知道张玉是个歌手,正崭露头角。此次是来云南采风的,张玉开心地说,刚才唱的那首歌正是她昨晚自己填词作曲的新歌,还没有对外公布。桑宝笑说他好有耳福的。最后他们开心的交谈被融竹洞外的一声呼唤打断了,张玉笑说是她的同行李轩在叫她。张玉离开了融竹洞。不过桑宝记下这个有一副好嗓子且美貌的张小姐。
  
  告别桑宝后,张玲内心很悲,姐姐张玉三年前在云南意外失踪,后来在金沙滩上发现了她的尸体。张玉的尸体在云南火化后骨灰被带回了老家,张玲捧着姐姐的骨灰盒痛哭。人死不能复生,枉费了姐姐的一番前程。张玉在很小的时候就有一副好嗓子,她的梦想就是当歌唱家。她一步一个脚步地努力,拿过了地区青年歌手大奖赛的冠军,和省际的亚军,三年前她来到云南采风,想找找灵感,创作一首新歌,参加当年的全国比赛。
  
  张玲拦了辆车,返回糖心小镇。她到旅店收拾行李。天色已晚,看来得在糖心小镇住上一晚。
  
  张玲本来哪也不想去,就在旅店看地方台的节目。碰巧地方台正在播糖心小镇的三合庙,那儿的庙神有一个古老的传说,听说解签很灵的。张玲就问了一下旅店的服务员,说三合庙晚上让人上香吗?服务员说可以的。张玲就直接去了三合庙。
  
  三合庙的香火很旺。晚上的三合庙,红光主宰一切,内外都是红灯,把人映得全身通红,感觉很暖和。张玲烧了一柱香,参拜后拿起摇签筒,摇出一支签,却是唐天宝评花的签词:满园春色斗新妆,意似争妍夺国香;到底是谁居丽首,牡丹艳冠百花场。张玲去找解签人,解签人是一个穿着青衫长衣的老者,戴着个老花镜,瘦削的脸上两眼却炯然有神,他正在看一本线装书。张玲递过签词。老者读了一遍,便熟练地说出解签词。大概意思是说争鲜夺艳的花事,有争夺,必有血光之灾,那些王者,都是站在血肉之躯上的。张玲掏钱要付给解签人,老者摇头说,此签是下下签,他从不拿下下签的解签财。
  
  张玲只好离开了三合庙,不知不觉又走到了那家过桥米线的店铺前。她今天没有食欲,但她的脚不自觉地又往前走去,径直来到“天籁之音”。
  
  推开门后,那个店员仍旧是伏在收银桌上打盹。张玲这次无论如何也要叫醒他了,她不想一个人在唱片屋里转。她拍了拍店员的后背叫他起来。可是他的后背硬硬的,而且很冰凉。张玲吓得叫出声来。突然,从唱片铺的一面空空的墙壁处,竟然开出一面小门来,走出一个和打盹店员一样衣服的男子。他笑着说小姐别慌,他才是店员,那个伏在收银桌上的人,只是他打盹时候的腊像,没吓着她吧
  
  原来如此,张玲说了声没事,就开始在唱片铺子里翻着。她找了几张在外面没法买到的碟片。结账的时候,张玲忽然问了一句:“我想买一张歌手张玉的唱片,不知店主有没有库存的,我翻了好久都没有找到!”店主愣了一下,说碟片没有,只有一盒张玉的唱歌卡带。仅此一盘,本店是不卖的。
  
  张玲非常惊喜,她拉住店员的手说,她是张玉的妹妹,姐姐在来云南之前的所有卡带她都有,她想借听一下店员收集的那张张玉的卡带。店员只好从尘封的箱子里,把一盘包装得严实的卡带拿了出来。店员说这盘卡带是三年前一个名叫张玉的女子逛店时候交给他的。说是她的专集。店员当时觉得很奇怪,他告知张玉这间是“死亡唱片铺”,不卖活人的唱片的。张玉一笑,说没有关系。她硬是留下这盒卡带就走了。
  
  张玲搬了把椅子,安静地坐下,她要重温一下姐姐三年前的歌声。店员把卡带放进了卡带机,没有音乐,只有清唱,是那首“江笛怨”!张玉的歌声很美,张玲听得热泪满眶。但怎么会是那首“江笛怨”呢?这不是歌手李轩一炮唱红的成名作吗?填词作曲全是李轩!歌声末尾,有厚重的喘息声,然后,是张玉的口白:这首“江笛怨”是我在云南采风获得的灵感,填词和作曲都是我一个创作的,我很喜欢这首歌,可惜,我踏进了一个陷阱,正在成为别人的猎物,我估计不会活着离开云南,杀我的人就是我现实中的好姐妹李轩,我把当时创作“江笛怨”的初稿本藏在午后旅舍的壁橱间。我死后,这首歌虽然不会是我原唱的,但还是希望听到它的人喜欢。
  
  “姐姐!”张玲喊了一句,随后擦掉眼泪,她掏出证件递给店员。张玲是刑侦队的,前阶段破了件大案立了功,刑侦队放她的假,她就来到了姐姐曾经游过的云南糖心小镇。拿着卡带,张玲来到“午后旅舍”,找到了那个壁橱。她拂掉歌本上的灰尘,“江笛怨”,姐姐绢秀的字仍旧那般清晰。
  
  在离开云南的车上,张玲发誓要还姐姐一个清白。“江笛怨”本就是张玉原创的,相信那个如今红遍天的歌手李轩不会有好下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