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屋恶灵,凶屋

  • 时间:
  • 浏览:147

  秋未冬初的一天,刘凯一家刚搬到省城居住,在他的一个远房亲戚帮助下找了个便宜的屋子,屋子似乎有些陈旧,但里面的摆设依然犹新,但对于经济有些拮据的刘凯一家来说已经相当不错了,他们一家很满意亲戚的安排,并很快的居住下来。
  
  房子共两层,每层都有两个卧室和客厅。刘凯才10岁,他和他奶奶睡上层各自一个单房,他老爸老妈睡下层一个房间,另一个房间是刘凯的姐姐刘婷婷的卧室。
  
  刘凯的父母平日在工厂里工作,刘凯则是省城里的一所小学的插班生,姐姐则是一名初中生。因为刘凯是外地人,农村来的孩子样子有些黝黑和朴实,在城里人看来就是个土包子,所以经常受到班里同学的斯负,也所导致了他经常做恶梦,刘父母也暂时没办法,打算下一年在让他转校。
  
  像往常一样,那天晚上刘凯做完作业就很早休息,依然睡得很香,他奶奶知道他常常做恶梦,于是在他房间粗略布置个床位来陪他。大概零辰一点时刻,远方一声雷响震醒了沉睡中的刘凯的一家,他奶奶起来看了看刘凯,随后继续睡了。夜更深,刘凯耳边传来阵阵“救命”声,当刘凯睁开双眼的时候,差点被眼前的一切吓尿了。那是多么血腥,多么恐怖,只见一个黑影,头发凌乱,瞪眼狰狞,手拿着一把锋利的菜刀,对着一妇女,还有小女孩乱砍。小女孩大概8,9岁,抱着那黑影大哭,“不要杀我妈,不要。”小女孩脸色发黑,她对着刘凯很无助地说:“大哥哥,救救我妈妈,救救我妈妈。”话语刚落,见一头颅掉到刘凯面前,眼睛睁着,死不瞑目。
  
  刘凯一看,幼小的心灵受到重创,还是憋不住,小便尿了一屁股。急忙大呼:“奶奶,奶奶……”刘凯奶奶惊醒,见刘凯在床上,手脚乱踢抓,且尿湿了裤子,立即弄醒他,抱着说道:“乖孙儿,做恶梦了么,没事,没事。”刘凯睁开双眼,才知道是发了一场梦。刘凯的爸妈也赶上来,见没事继续睡了。
  
  第二天晚上,刘凯依旧跟奶奶一个房间睡觉,时入午夜,隐隐约约听见有人叫他,原来那不是别人,正是梦中的小女孩。“大哥哥,我妈被叔叔杀了,我好害怕,他追过来了,要杀我。”
  
  “死孩子,说什么呢。”一男子依旧拿着菜刀凶狠狠地从房间门口轻飘飘地跑进来,举起手上菜刀欲向小女孩和刘凯砍过去。
  
  “奶奶,爸爸……”刘凯来不及看清男子的模样,他一边说一边吓哭了。刘凯的奶奶被喊醒,见一凶恶男子背影,男子正挥刀乱砍,急忙大喝一声,“杀人了,杀人了,刘凯快跑,找你爸妈去,快。”刘凯奶奶很慌乱,空手就扑向执刀男子,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刘凯的奶奶挨着那男子很近,这才正眼一看,那男子脸色发青,半边脸更是血肉模糊,七窍流血。刘凯的奶奶心中发毛:这还是人吗?莫非遇到鬼了?她心中越想越害怕。
  
  刘凯和小女孩即刻跑下楼梯。刘凯双脚被绊倒了,连跑带滚的滚下楼梯,撞到李婷婷卧室的墙壁上立马晕了过去。
  
  发现动静的刘婷婷起床来到客厅,见刘凯倒在楼梯附近的墙角边,跑过去扶起来,推了推刘凯,刘凯慢慢的苏醒过来,心中剩留胆怯,急忙问他姐姐,“你看见一个小女孩和一个凶恶的叔叔没有?”
  
  刘婷婷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弟弟为什么这样说,她答道:“没有啊,你怎么跑到一楼来了,还睡在这里。”
  
  “姐姐,啊,我头好痛。”
  
  “你怎么了,撞到了?”
  
  “我好怕,我刚才见到一个叔叔要杀小女孩,还见到他要杀奶奶。”边说边注视着身边四周,发现一切很平静,幽暗的灯光照着四周,并没有发现异常。
  
  “叔叔,小女孩,哪来的,我们大门还锁着呢,没人进来过啊,我看你又做恶梦了。
  
  刘婷婷知道弟弟平时经常做恶梦,所以也没有过多的在乎,以为那只是他做恶梦害怕跑到楼下来的。
  
  这时,刘凯的爸爸妈妈因为平时常理加班,工作比较劳累,一睡上就睡的很香,倒没有被外面轻微的变故惊醒。
  
  刘婷婷继续安慰着她弟弟,“没事儿,你害怕就跟姐姐睡一起好了,我看你真是做梦了。”刘婷婷今年14岁,毕竟比较懂事理,思想相对成熟点,第一时间就想到是弟弟说的事情是不可能的。
  
  “那奶奶,刚才我看到她跟那个凶叔叔打斗了。”刘凯有些不解地说。
  
  “那好吧,姐姐跟你上去看看奶奶,她也许正睡着了呢。”刘婷婷笑着对刘凯说,没有在意。
  
  两人正向楼梯坐上去,走了一半,突然他奶奶的头颅从楼梯上面滚落下来,擦过刘凯弟姐俩的身旁。
  
  小女孩也出现在楼梯的最顶端,对着刘凯和刘婷婷说道:“姐姐,哥哥不要上来,叔叔要杀人,叔叔要杀人。”
  
  刘婷婷吓得差点晃不过神,带着刘凯跑下楼梯,想要叫醒她的爸爸妈妈。
  
  也不知道从哪蹦出来的,那面目恐怖的男子一把抓住刘婷婷,举起菜刀就要砍下去,刘婷婷正眼一看男子面容,立刻晕倒过去。
  
  刘凯边哭边跑,他用力地敲了敲他爸妈的房间门,喊着:“爸,有人要杀我,我好怕。”
  
  刘爸爸和刘妈妈打开房门,见儿子满脸紧张的样子,立刻问道:“孩子,怎么了,大半夜的你怎么还不睡。”
  
  刘凯指着楼梯那边,哇哇大哭。
  
  只见刘婷婷的头颅已经被恶灵男子割下,刘爸爸大惊,“你是什么人,无冤无仇的杀我女儿干嘛。”
  
  站在楼梯顶端的小女孩口气阴阴的说:“我们~都不是~人,你们快跑。”
  
  “你们~都~得~死~这是~我~的~房~子,我~要~杀~死~你~们。”那声音甚是阴森怪气。
  
  刘爸爸刘妈妈一听,心中发毛,仔细一看,那男子两部布满鲜血,两眼珠突出厉害,才开始相信是撞鬼了。
  
  “不好,快跑!”刘爸爸喊着拉着刘妈妈和刘凯往外就跑,刘妈妈吓得更是两腿发软,脸色苍白,几乎是跑不动了。
  
  男子恶灵飘飘然,来势凶狠,眼见就快到刘凯等人的身旁,却见一个无头女鬼踉踉跄跄的奔走过来,拦住那男子恶灵。空旷处传来阴森森的声音:“你还想伤他人到几时,我劝你还是罢手吧。”
  
  众人顺着声音来源处一看,刘妈妈立刻晕倒过去,那是一个头发散乱,两眼睁着甚大,嘴角流着鲜血的头颅,正是那无头女鬼的头颅。
  
  刘爸爸见状,胆颤心惊,立即抱起她老婆,打开大门,就和刘凯一起奔跑而去。
  
  跑到一处治安巡逻点,弄醒了刘妈妈,气喘吁吁的刘爸爸告诉治安队员:“东路26号房子闹鬼,那恶灵已经杀死我女儿,想必老母亲也被杀害,请你们一定要帮忙啊。”
  
  两个治安队员看着刘凯等人,观察了许久,慢吞吞的说:“方缪,什么闹鬼,那里出人命了,快点带我们去。”
  
  “真的闹鬼啊,我亲眼所见的,你们一定要帮我们啊。”刘爸爸很无奈也很着急的说道。
  
  “你女儿真的死了吗?快带我们去看看。”
  
  “是,是。”
  
  当回到刘凯那个房子时,却发现大门被紧紧锁住,一时打不开,治安队员慢慢靠近窗子一望,见刘婷婷躺在一边,一动不动,可是地上却不见血迹,他靠近一些,想再仔细观察……突然一把菜刀疯砍而至,治安队员连忙倒退几步,坐倒在地,像吓破胆地对着另一个队员说:“快,快报警,不知道是人是鬼,太可怕了,一个左脸血肉模糊的男子在里面。”
  
  “有这等事,我看是凶狠的歹徒在这里行凶吧。”那个稍胖的年轻治安队员想立功,到时候也好让城里的表叔提拔提拔,原以为里面的诡异男子为歹徒行凶而已。
  
  他对着被吓坏的队员不慌不忙地说道:“没事,等下我踹开大门,你跟在我后面,一定要将歹徒绳之以法,这上头没配通讯工具,还得麻烦大叔你去报警。”
  
  刘爸爸非常担心的对他们说:“不行啊,里面不干净,那不是人啊,是鬼,我劝大家不要进去,还是等警察部队来吧。”
  
  “我看应该是人,准没错的,你们家是不是跟别人有过节,导致来仇杀的。”那个胖治安队员询问道。
  
  “我们刚来这里,没有跟人结仇啊,里面真的有鬼,你们还是别乱来,唉。”刘爸爸很无奈,竭力地劝说着。
  
  “你说就一个血流满面的男子在里面,我们两人害怕个球,兄弟随我上,这次等抓到凶手还不奖赏才怪。”
  
  被吓坏的治安队员很胆怯,一脸充满恐怖的样子,摇摇头:“我看还是算了,着太可怕了,要是人,我倒不怕,这要是鬼的话,我还真没对付过。”
  
  “你怕个球,看咱一身本领是假的么,我先进去,你随后,发现有异常情况你就跑,别管我,这样行了吧。”那胖队员很不耐烦地说。
  
  “这是什么话,咱们是兄弟,我陪你进去就是了,大叔你快去报警,警察局就在刚遇到我们那里不远1000多米远的西南路22号,快去快回。”
  
  “好的,那里我知道,你们还是别进去啊,我很担心你们,这妖魔鬼怪不好对付啊。”刘妈妈婆口苦心地相劝。
  
  胖队员看了刘妈妈一眼,心中大烦,叱喝道:“这你就别管了,快点去报警。”
  
  刘爸爸二话不说,拉着家人跑向警察局。并时不时回头看看那两个治安队员,摇摇头奔去。
  
  两人说好了计划,合力踹开了大门,很谨慎地进去,一进门,就听见一小女孩的声音:“两位叔叔快跑,恶魔叔叔要杀你们。”
  
  胖队员一样就看到了小女孩,很安慰的对她说:“别害怕,叔叔来救你的。”
  
  又望向另一端墙角,却见一无头女子拼命地抱住一个面目狰狞的男子,地上女子的头部慢慢地向女子身子挪动,并对两人说:“快走,在不走我就帮不到你们了。”
  
  男子在挣扎,一不做二不休,举起菜刀队女子乱砍,小女孩躲在墙角边哇哇大哭。被砍了几刀,女子把头部装上,站起来扑向正要奔向两治安队员的男子,那两治安队员看到此景,想必吓破了胆,胖队员更是害怕之极,急忙扭头就跑,绊倒门槛,却爬着出去了。
  
  “我的妈妈哟,还真有鬼啊,还碰到好鬼了。”胖队员喘着大气说道。
  
  “吓死我了,他娘的,赶快找巫师来收他们吧,我看警察来了也不见得能收拾。”
  
  ……夜过三更,警车到达刘凯的家,一路上惊醒了不少邻居,都来看热闹了,警察来人不少,周边围观的人也不少,警察进行了现场维护,法医经过鉴定,给出了答案,老奶奶是属于心脏病爆发致死,刘婷婷为意外身亡,系上楼梯不小心摔倒撞到钢柜边角所伤致亡。
  
  虽然刘爸爸等人努力地解释,但不见采纳,因为刘家也不见鬼影一个,给警察说的故事也纯属方缪,但有一点很令刘家人疑惑的是,他明明看到女儿头被砍断了,可是现场尸体却完好无损,只是头部出点血而已。尽管两个治安队员在配合,可是谁信呢,警察讲究的是真实凭据,只当他们产生的幻觉罢了。
  
  这晚,邻居也告诉了刘爸爸他们一个真相,那屋子早在五年前就发生一次大事件,本来房子的主人是一个三十五岁左右的男子,早年丧偶,后来娶了一个离过婚的女人,女人带来了一个女儿。再后来因为男子到处沾惹草,也导致了生意经营不善,破产了,夫妻双方引起争执,男子一夜之间杀了女儿和他妻子,自己却跳楼自尽了,悲剧啊。那屋子就是个凶屋啊。
  
  第二天,刘家收拾了行李并在好友的帮助下住在了另一个地方。
  
  入夜,刘凯耳边又响起一个男孩童声的叫声:“哥哥,哥哥,起来陪我玩……”
  
  大厅内一个足球在虚空中自动来回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