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唯美,像流星般划过,很怀念,似月亮般轮回,流星划过天空月亮会在吗

  • 时间:
  • 浏览:1

  文/冼田养QQ:643542236
  
  秋末的每天只是比前一天凉一点点,一点点而已。风扇还是最柔和的一档,但是稍微、拉远了一点点。吃晚饭,流年似水习惯走上楼顶看一看海岛的天空,深蓝与高远的天空。噢,黄昏已经结束了吗?早了一点点……
  
  夕阳从教室窗外无声地遁去。夜晚像潮水一样从地面上漫上来,一秒一秒地吞没了阳光。
  
  整个黑夜仿佛都由于流年似水的寂寞而沉静了下来。只是村口不远偶尔传来一声声守卫村庄安全的叫声。在这贫穷的海岛里,即使再大的声音也不会让村民觉得怎样。
  
  他看着家对面不远也有几个不灭的灯光,便想着他们是否也像他一样在不知觉地思考着什么。也许,他们正在学习,总之,他们是在灯下了。而在灯下,最平常的就是拿起笔。
  
  秋天也即过去了,但秋天那些曾经还在末秋里游荡,好像找不到它们的归宿似的,使人仍然能感觉到秋天的晴朗夜空。
  
  就是在这样的夜晚,窗外的几棵石榴树也只好无聊地休息,丝毫没有摇摆一阵的意思。院子里的鸡蛋花的芳香也只能围着花朵在周围打转。可叹这样幽邃的夜,望着星光下的浪漫,竟也闻不到一丝一缕的清香。只好举目远眺,从那遥远的星河中寻求到一点安慰。不知那两个无缘的星座今年是否又见面了。这样被无情地阻隔着,不能不引起每一个有情人的同情。
  
  然而世间造化,又岂是谁能说得清的呢?
  
  一个闪光过去了,也许那是一颗流星吧!还真美丽,不过太短暂了。像这种让人遗憾的事,世界又有多少呢?无能为力的凡人,只能从中探求到一点追恋,一种惋惜。但要为它悲伤的话,那也只能是自寻烦恼了。
  
  电视新闻让流年似水知道这一天,将有大型壮观的狮子座流星雨划过夜空。
  
  他很喜欢仰望夜空的星星,因为它们闪闪烁烁,照亮黑夜,点亮希望。这样的品格最让他向往。那黑洞洞的夜空中,如果缺少了它们,该不会再有人喜欢在夜晚中悠闲地漫步,静静地守着窗口遥望远方的夜空,或者在夜空下许一个小小但温馨的愿望,带着它进入梦乡,并期望着有一天能将它实现了吧?我们什么都不用愁了,因为那些可爱的星星永远都不会离去。它会永远注视着我们,无论我们忧愁还是快乐,它们都会和我们分担,分享,并用他那执著的眼神送给我们无限的信心。
  
  星光点缀,绮梦纷飞,有没有一颗是他期待的眼睛呢?
  
  流年似水在这天夜里恍恍惚惚,拿着手机上QQ。他第一次在夜里上QQ呀!毕竟,昨天他才换有QQ功能的新手机嘛!
  
  他内心藏着激动,无数隐匿的情感在微茫中抬起了头。他似乎要去寻找,一个美丽而陌生的影子,一份纯洁而水色的情感,一份真诚而无法言语的情愫。他无以去揭开什么,也无以回复蠢蠢欲动的。
  
  他就用最习惯的沉默,试图在冥冥网络中——寻找一份纯洁而水色的情感,一份真诚而无法言语的情愫......
  
  他可以找到吗?
  
  又一个闪光过去了,好美丽的流星呀!
  
  就在这颗流星划过的时候,他许了一个只有他自己知道的愿望。这样转瞬即逝,在万里之外的小光点可以为人达成心愿吗?也许这只是人类的寄托而已吧?
  
  现在天上的星星比小时候少了,其实并没有少,看不到而已。而我们所谓的遥望星空,只不过是在漆黑的夜空中,找一点两点光来安慰自己罢了。
  
  他在手机QQ上寻找未来之友。
  
  在这个纷纷扬扬的世界上,总是会有许多的事情,让人无法预知。
  
  突然间,一位Q名叫——“像流星般划过”的陌生人进入他的视线。
  
  流年似水认真地查看了这个陌生人的资料:
  
  昵称:像流星般划过
  
  真实姓名:CX
  
  年龄:16
  
  性别:女
  
  地区:无
  
  城市:湛江
  
  个人信息:可以去交新的朋友,但不能忘了旧的朋友......让我们友谊天长地久吧!
  
  流年似水决定加她为好友。
  
  他有一种强烈的预感——他和她会成为好朋友的。
  
  于是,他向她发了一条信息:"你是一个喜欢怀旧的女孩......“
  
  十秒钟过后,她便给他回复:”你怎么知道呀?你读心理的吗?"
  
  他回复:“没有呀!不过也读过不少这方面的书籍。我从你的个人信息,大约可以知道你是一个喜欢怀旧的女孩咯!”
  
  她回复:“你真行呀!你还读书吗?”
  
  他回复:“读高三呀!你呢?”
  
  她回复:“读初三哦!你现在在忙什么呀?”
  
  他回复:“你还准备读高中吗?我在写小说哦!你呢?”
  
  她回复:“能不读吗?我姐为了我而放弃读大专的机会......写什么样的小说呀?我可以看吗?我正在复习书本呀......"
  
  他回复:“青春校园小说咯,你当然可以看呀!"
  
  她回复:“耶!怎么样才可以看到呢?“
  
  他回复:“上我的九九文博客看咯!”
  
  她回复:“怎样上呢?......"
  
  他回复:“用户名:3928165xtuly;密码:39281653928165“
  
  她回复:“谢谢啦!......"
  
  ......
  
  ......
  
  她回复:“我困了哦,下次有空再聊了哦!我先下了,拜......”
  
  他回复:“哦哦,晚安!祝你做个好梦哦!拜......"
  
  她回复:“你也是哦!“
  
  他回复:“一起做个好梦......"
  
  她回复:“嗯嗯......"
  
  流年似水和像流星般划过的聊天,让人觉得他和她好像已经相识多年了。
  
  这是偶然吗?这是他的第一个女Q友哦!她会给他希望吗?
  
  他刚刚许的愿望就要实现了?
  
  未来,她会是流年似水的好朋友吗?她会就是他寻找的朋友吗?难道这是缘分之神的特意安排吗?未来充满未知呀!
  
  流年似水会遇到:一个美丽而陌生的朋友,一份纯洁而水色的情感,一份真诚而无法言语的情愫吗?
  
  这是偶然吗?
  
  世上没有任何一件事情是偶然的,这出戏的脚本早以写好,缘分未到,求也求不来,缘分到时,躲也躲不开。
  
  人生的际遇是奇妙的,人与人的联系在极其微妙的磁场作用下会产生不可思议的效果。
  
  南方的附录上说,“偶然”是谶语,阿拉伯语解释为:命运的安排。
  
  “偶然之间存在着必然!”不知道是哪个伟大的哲学家曾经这样说过。流年似水深信这句话的哲理性。但谁能预测人的未来?谁能躲过命运任性的安排呢?
  
  ****
  
  奇怪,日记中的流年似水简直一点也不像生活中的他。现实生活中的他在同学眼里是那么的坚强,那么的......可是,他知道这并不是一个全面而真实的他,这一切写在脸上的表情有时候是装出来的。
  
  他也有脆弱的一面,甚至比脆弱的人更脆弱。
  
  以前他总认为,写日记是女孩子的专利,可如今他不这样认为了。日记,其实应该就是你和自己心灵的对话。在这里,他是真实的,可以尽情地渲泄,也不必掩饰什么东西。
  
  真实生活中的他每天都背着一个沉重的包袱,让他觉得很累很累,只有在日记散写中寻找一处静谧安祥的港湾了……
  
  然而,一旦合上日记本,明天的他又将是另外一个外表坚强的他了……
  
  时间顺着秋末的痕迹漫上脚背,海岛光明闸水翻涌高涨,所谓的青春就这样又被淹没了一毫米。小鸟已经飞走了很长一段时间,学校的大王椰树与大王椰树的枝丫间就变得越来越安静。
  
  秋天已经很深很深了,还有十多天就要换季了。
  
  ****
  
  下午五点十分。所有的课程都结束了。阳光从窗户斜斜地照进来。
  
  日子就这样不断地朝身后行走,带着未知未觉的蒙面感朝着更加蒙面的未来走去。
  
  初中部的学生正在做大扫除,一个看上去像劳动委员的男生在冲着门口拖地的女生大吼:“叫你拖你就拖,哪儿那么多废话啊!”然后那女的语气更加的凶,大声地说:“我不是在拖吗,你急什么急……”
  
  流年似水却迅速地跳上读高中以来一直陪伴他的自行车,独自迫不及待地向回家路驶去。
  
  在海岛西边的天空,夕阳开始柔和得仿佛再也没有什么能与它相比了。你看它的光,决不会刺伤你的眼睛,不管你是久久地凝望,还是视线仅仅在它的身上停留了一秒。
  
  它的颜色不浓不淡,只是可惜,显得略寂寞了些,如果再配上流年似水童年放的一只风筝,那种可爱得如雄鹰的风筝的活,效果也许会好一些,或者有一只大大的热气球在它身旁飘浮,那样会更不错。
  
  不过夕阳也会累的,当它感觉到不适了,便悄悄地隐没了自己,躲在云后睡去了。
  
  渐去的夕阳留下黑夜将流年似水吞噬,在空虚的教室里,无情的目光让他失望,麻木的影子让他迷茫,回到家的他又上Q了。
  
  他想让自己空虚的心灵得到片刻的解脱,忘记教室里的一切给他带来的无奈,使疲惫的身躯开始清醒的挣扎。
  
  像流星般划过又发来信息:“在吗?”
  
  流年似水回复:“在哦!”
  
  她回复:“吃饭了吗?”好像她和他认识了许多年呀!
  
  他回复:“吃了哦,你呢?“
  
  她回复:“也吃了哦,在忙什么呀?"
  
  他回复:“准备去自修了呀!你不去自修吗?“
  
  她回复:“我学校不用自修的哦!哈哈......”
  
  他回复:“这么好呀!什么学校呀?"
  
  她回复:“XIASHAN某中学咯!“
  
  他回复:“不可以说吗?”
  
  她回复:“你先说咯!嘻嘻......“
  
  他回复:“07NS高中哦!”
  
  她回复:“哦哦,我的学校是:HTDI2中学咯!哈哈......”
  
  他回复:“谢谢了呀!什么村的呀?“
  
  她回复:“BEIYUE村哦,嘻嘻......你呢?”
  
  他回复:“MANONG村哦,嘻嘻......"
  
  ......
  
  ......
  
  他和她在认真地聊,一个小时就像平时的一分钟,不知不觉地过去了......
  
  他和她聊的内容很广,好像两个人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呀!什么心事都互相交谈。
  
  有一聊钟情的味道呀!一点也不像从没见过面的网友哦!
  
  佛经曰:“两个人,前世相识五百年,才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呢?
  
  流年似水在想:”我不相信什么今生或来世,我也不是佛教徒,但我相信缘分呀!我和像流星般划过的缘分应该是十分美好的......"
  
  突然间,像流星般划过却下线了呀!留下流年似水很无奈呀......
  
  亲爱的读者们,你们认为流年似水与像流星般划过的缘分会就此夭折吗?
  
  于是,流年似水在自修时,仿照刀郎的歌——《冲动的惩罚》,写了一首诗歌——《冲动的表达》。他在回家时,发给像流星般划过,即使她不在线哦!
  
  冲动的表达
  
  ——曲调同:
  
  刀郎唱的《冲动的惩罚》
  
  黄昏我无意
  
  聊起你心事
  
  胡乱地聊话
  
  只顾着自己
  
  平时的思想
  
  狂乱地发字
  
  我发麻的手指
  
  已不能猜透你心情
  
  忘记了你还是
  
  一个初三小女孩
  
  我静心和你聊
  
  不顾你感受
  
  我错误的感觉到
  
  你也没有生气
  
  所以我以为
  
  你会明白我的
  
  用心良苦
  
  直到你突然
  
  离线那一刻起
  
  逐渐的明白
  
  才知道把我思想
  
  强加给你
  
  还需要理由
  
  在你的世界里
  
  是怎样对待缘分
  
  直到现在
  
  你都没有对我聊起
  
  我自聊自答
  
  简单的想法
  
  在你看来
  
  这根本就是
  
  一个笑话
  
  所以我无奈
  
  ......
  
  ......
  
  这是对冲动最好的表达
  
  为什么只有当自己又一次突如其来地感觉到惆怅的时候,才会发现原来头顶上的星空依然是那样的美丽?
  
  不灭的灯光和白白的墙壁永远神秘,没有虚荣的心永远是那样的纯洁,早已不属于根本触摸不到的世界。可是梦想,却会让人永远地望向不知的远方。
  
  这天天气很好,但是没有月亮。流年似水只好在屋子里追求梦想,唯一不同的是,它的周围是黑黑的,但内心却充满光明;他的眼前灯光很明亮,心灵深处却又黑又冷!
  
  他憧憬屋外,尽管黑暗;他向往明天,因为光明。
  
  海岛里好像没有四季的分别,每天都是相同的心情,没有那种季节变幻的惊奇与欣喜存在。在单调与乏味中看着校灯燃亮与熄灭,匆匆之中仿佛除了日升日落之外,根本不会有任何风景的存在。黑暗中除了盼望明天迟一点儿到来之外,也不会有任何的期待。也许这就是这间07NS高中特有的味道,掺杂着寂寞与无助,冷漠与清苦,还有那平凡的外表下掩盖的水一样的心。所有被照耀的面孔都是同一个表情,只有傻笑,没有痛。
  
  盼望黑夜早一些到来,又盼望梦境永远不要离开。流年似水爱在彷徨无助中寻找昨日芳香的痕迹,他爱在独自的吟唱中感受昨天舒畅的情怀。似乎在每一个闪耀着灯光的夜里,梦总会到来。欺骗也罢,真正怀念的东西永远不再有,失去了就永远地消失了。
  
  ****
  
  不知不觉,流年似水与曲在山中平凡的高三:上学期还剩五周了。
  
  但教室还是老样子:爱学习的同学依然会爱学习,对学习麻木的同学依然会麻木。教室里的一些同学依然会欢乐一片,一点也不像高三的学生。
  
  还剩五周就要市一模考试了,但流年似水的病却反反复复。
  
  流年似水与曲在山中又一次无奈地离开了教室,踏着黑暗一起回家了。
  
  曲在山中是在高一的第二学期与流年似水成为好朋友的。他们是知心朋友的那种。彼此分享喜怒哀乐,经常一起踏上回家路。他俩的友谊真的是很纯洁,很真心。
  
  他们互相加深了了解。人总是这样,分享了对方的秘密和伤痛会让两个人更加贴近。看上去他们两个都是安静的人,但实际上性格却不尽相同,流年似水外表沉默,内心实则敏感倔强,曲在山中跟他相比,多了几分潇洒。流年似水把曲在山中当做知己的朋友,虽说一个忙于学习,一个整天泡在彩票站里,但他们是同桌,也是两年多来的同路人,若遇上什么事情需要一个人倾听,总是能想到对方。
  
  曲在山中又在向流年似水述说,他曾经辉煌的故事。包括他和几个女孩的故事......
  
  他在读初一时,一个女孩与他无意的邂逅。从此他和她成为了十分要好的信友......
  
  (由于现在不便泄密,先屏蔽几千多字,以后有机会再详写,请亲爱的读者们能体谅......)
  
  晴朗的夜晚,天空中却没有星星,它们也累了,回去不愿出来。没有了一只只窥探的眼,心情可以随心所欲。寂寞的孩子爱做梦,做了梦又容易醒。
  
  他并不愿意触动任何人的伤痛,可是在不经意间就聊到了这不该发生的事。他仅仅是倾听,一个对感情理想化者的倾诉。但这就像是小说的现实演绎,字字句句都透露着无限的悲伤。
  
  难道,只有生死才能将彼此相隔的真爱真的不存在吗?如果不是,那为何一幕幕悲剧总是在上演?而如果是的话,那为什么他一直以来都只是在做着毫无结果的等待呢?
  
  他终于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伤感,但他必须掩饰自己脆弱的心灵,该睡觉了只是自己逃避的借口,而躲在无人的角落无声不息的哭泣,释放了他很久以来的悲喜,往事又在脑海中重现,而终于流完的泪水告诉他必须将忆起的一切再重新忘记。
  
  谁在他伸出的手臂下轻旋
  
  谁在他关心的眼神里堕落
  
  谁在他瘦小的身体旁走过
  
  谁在他忧伤的文字里麻木
  
  忘不了那一句一句的话语
  
  忘不了那一颗一颗的泪滴
  
  是谁在黄昏下真心地倾诉
  
  是谁在黑夜里轻声地哭泣
  
  他竟然又一次违背了自己,懦夫一样地忧伤,而当他从沉睡中醒来,他将重新戴上自己伪装的面具,一副快乐无忧的、仿佛看透一切的孤独者的面具。
  
  07NS高中的高三,中午的教室鸦雀无声,连一个人影也找不到。
  
  他很想出去散散步,脑子里昏沉沉的,什么书也看不进去,书桌只有一大堆的复习资料,整个教室里全是一堆又一堆的复习资料,一山更比一山高,这些东西堆在桌子上,像一个个坟墓,把他们深深地掩埋了。
  
  马克·吐温有段话,可以形容他们班中午安静的状况:“有些甲虫和蚊子在空中嗡嗡地飞,那一片微弱的声音,更叫人觉得沉闷,好像这里的人都死绝了。一阵阵微风吹过,窗外的树叶就颤动起来,让你觉得阴惨惨的,因为你觉得有什么捣鬼在悄声说话——那些死了很久很久的鬼魂——并且你老以为它们正在议论你哪。整个地说起来,这种沉闷的空气,总是让人觉得死了才好,死了就万事皆休了。”
  
  随着沉闷的下午的课结束,学生终于松懈了,而且还松懈得心安理得——恋爱结束的人以“曾经爱过”聊以自慰,听课结束自然有“曾经听过”的感慨,无奈“有缘无分”,无奈“有气无声”,都是理由。
  
  夕阳将尽,未曾凋零的叶子在余光下闪着金光。有时一阵风吹来,叶子晃来晃去,有的掉了,有的依然在枝头伶仃的悬着。映着和煦的阳光,它们像是在低头叹息:落山的太阳,明天还会升起在天空。而自己,会和同伴一样,飘扬在风里,落入土中,最后消失得找也找不到了。
  
  当流年似水看到日落,他便知道生命又流逝了一天,他便知道自己又怯懦了一天,他便知道青春又灰暗了一天。
  
  他无法挽留时光的流逝,就像他无法挽留住她匆匆而过的影子。当他意识到那并非天意也并非缘分的时候,他仿佛明白了她的微笑变得淡漠的原因。是啊,一个人太在乎时,便没有了自己,而没有灵魂与思想的躯壳,又有谁会在乎呢?
  
  但愿那星光不会再陨落吧,他便可以再为之驻守而不自责;但愿那花朵不会再凋残吧,他便可以再为之守望而不悲伤。
  
  但他还是错了,他知道自责已经产生,悲伤也已无法抹去。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迷茫,迷茫,迷茫中又即将送走了一日。他不知何时才能真的不在迷茫,也无法预料在迷茫当中,生命又要流逝多少天,自己又要怯懦多少天,青春又要灰暗多少天。
  
  一天的课程在流年似水的无奈下来到了尾声。
  
  晚自修,教室里乱糟糟一团,有人在互相讨论白天的学习效率,有人在打情骂俏,有人不知道在瞎聊什么,还有人在唱歌……
  
  总之,教室很宽,什么人都有......
  
  回到家里的流年似水又上Q了。因为他心情不是很好呀!一上线,他就收到像流星般划过发来的信息:“对不起哦!昨天我的手机罢工了呀!不是我不辞而别哦!”
  
  他回复:“哦哦!我相信你哦!“
  
  她回复:“嗯嗯......你说话好像我姐呀!”
  
  他回复:“你是说我是一个女孩吗?“
  
  她回复:“没有哦!真的没有啊!你在做什么呀?”
  
  他回复:“哦哦......我在看书呀!你呢?“
  
  她回复:“我也是哦!我问你一个问题,行吗?”
  
  他回复:“行呀!说咯......"
  
  她回复:“你认为谁可以骗你,谁不可以骗你?"
  
  他回复:“是测试题吗?“
  
  她回复:“不是哦!”
  
  他回复:“我认为乞丐可以骗我,老师不可以骗我哦......"
  
  她回复:“哦哦,我认为好朋友不可以骗我哦......"
  
  他回复:“哦哦....."
  
  她回复:“嗯嗯......你是不是觉得我太依赖你啦?“
  
  他回复:“没有哦!为什么你这么认为呢?和我交朋友,你觉得太累吧?”
  
  突然间,流年似水的手机罢工了。他花了五分钟等候,手机见他真情,才恢复正常。
  
  一上线,他就收到像流星般划过的信息:"你不理我啦!你不理我啦!你真得不理我啦,55555......"
  
  他回复:“我没有不理你呀!我手机刚才罢工了呀,”55555“什么意思?
  
  她回复:“哦哦......我还以为你不理我啦,”55555“哭的意思咯,嘻嘻!”
  
  他回复:“你哭啦?我没有不理你呀!“
  
  她回复:“没有呀,嗯嗯......我没有觉得和你交朋友,觉得太累哦!那是你的感觉吧?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喜欢和你聊天的感觉哦,这比我和同学聊天还放松哦......嘻嘻!”
  
  他回复:“真得吗?”
  
  她回复:“真得啦!我骗过你吗?“
  
  他回复:“没有哦!嘻嘻......"
  
  ......
  
  ......
  
  她回复:“你认为我人怎样样呀?”
  
  他回复:“下周再回答你,行吗?今周我有考会考哦!你困了吗?
  
  她回复:“行呀!记得哦!祝你考试成功,我困了哦,下次有空再聊了哦!我先下了,拜......”
  
  他回复:“哦哦,晚安!祝你做个好梦哦!拜......"
  
  她回复:“你也是哦!“
  
  他回复:“一起做个好梦......"
  
  她回复:“嗯嗯......你答应我一件事,行吗?"
  
  他回复:“说咯!“
  
  她回复:“你不熬夜了,注意身体哦,行吗?”
  
  他回复:“哦哦,你也要注意身体哦!“
  
  她回复:“知道啦!拜......"
  
  他回复:“哦哦,晚安!"
  
  她回复:“你不和我说拜了吗?呜呜......”
  
  他回复:“拜......“
  
  她回复:“嗯嗯......嘻嘻......"
  
  流年似水下线后,侧躺在床上,对着墙上的记事纸贴发呆,那些用黑色笔写下的文字:他与像流星般划过的交往与情愫。
  
  XIESHAN的BEIYUE村,看起来陌生而遥远,可每次,他上Q和像流星般划过聊天,便觉得它并不陌生,也不再遥远。
  
  很多个夜晚,他拿着手机侧躺在床上,望着墙上的记事纸贴发呆,想象着远方的她在干什么,和她反复地说着再见,却是谁都依依不舍的下线。这种状态一直持续了很久,他时常会感叹日子如白驹过隙,忽而就是冬天。
  
  流年似水在回想着像流星般划过的话语。他认为她是一位懂事、可爱、内心存在着单纯与善良的女孩,她的内在美如同她照片上的外貌——一样美,但就是有一点缺少自信呀!
  
  他真心希望她能走好自己的人生路,于是就暗暗写下这一首诗,并为她默默祈祷。
  
  告别十六岁
  
  恐慌感仍在延续
  
  很怕长大
  
  责任感如期而至
  
  现实感把握住我们的灵魂
  
  难以避免的极端化
  
  矛盾化,人生的永恒特征
  
  追梦,是一种权利
  
  把自卑消灭掉
  
  不必完美
  
  适可而止
  
  为生活鼓掌
  
  懒惰是末日的先兆
  
  我们是读书人的后代
  
  打破思维定式
  
  十六岁谈信仰还太早
  
  绝不背离这个世界
  
  愿她能”像流星般划过“
  
  敢于面对现实的出其不意
  
  愿她能”尘欣星霞“
  
  人生一切皆好
  
  告别十六岁
  
  能看清世间的真正美与丑
  
  懂得了世上的真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