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的痕迹,流年

  • 时间:
  • 浏览:6

  曾予何时
  
  当芳华失去了颜色
  
  内裤失去了弹性
  
  我看见喝醉的故人
  
  越过鱼儿的波纹
  
  在讪笑,勾搭一片树叶

  
  内心独白
  
  响于一个人的室
  
  它见惯了泪
  
  它见惯了哗哗的呐喊
  
  它毫不在
  
  痕迹掩盖了伤害
  
  固执于
  
  忧伤的孤独的白
  
  曾予何时
  
  直至遗弃